广告牌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广告牌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巴尔鲁克山盛开的鲜花

发布时间:2020-07-13 10:20:22 阅读: 来源:广告牌厂家

“有一种生活,你没有经历过就不知道其中的艰辛;有一种艰辛,你没有体会过就不知道其中的快乐;有一种快乐,你没有拥有过就不知道其中的纯粹。”这是全国优秀青年志愿者冯艾的切身体会,也是西部计划志愿者姚云鹏的真实感受。

山东省肿瘤医院内科六区的一间病房里,一位表情坚毅、眼窝深陷、脸色憔悴的年轻人,正出神地凝望着窗外。一阵剧烈的咳嗽,整个病床都在抖动。忽然,一阵手机的振动打乱了他的思绪,电话是从千里之外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塔城地区托里县打来的。“姚哥哥,我是‘小葫芦’,你什么时候能回托里啊?”电话里,一个小女孩问道。

“……可能一两个月,可能半年,也可能……”

没等姚哥哥把话说完,小女孩连忙劝道:“姚哥哥,你快把病治好,早点回来,我们还等你带我们去草原上看花海呢。”

女孩口中的姚哥哥叫姚云鹏,2013年7月毕业于齐鲁师范学院,同年8月投身大学生志愿服务西部计划,来到八千里外的新疆托里县。托里县位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塔城地区边陲,有58公里长的边境线,是国家级贫困县。

与姚云鹏通话的孩子是托里县的孤儿。2014年,姚云鹏在“六一”儿童节的慰问活动中,结识了3个可怜的孩子。姚云鹏从他们脸上看到的是无助和对外界的不信任,当时他暗下决心:“我一定要帮他们一把。”

从此每到周末,姚云鹏都会抽时间和孩子们谈心,教他们画画,给他们讲故事,还用自己微薄的津贴为他们买书、买文具、改善伙食。姚云鹏与孩子们大手牵小手,愉快地度过了一轮春夏秋冬。突然有一天,姚云鹏病倒了。“肺癌晚期”的消息传来,孩子们陷入了极度的痛苦之中,总是追问:“姚哥哥的病好了吗?我们都想念他,他什么时候才回来啊?”

1、“到祖国和人民最需要的地方贡献青春和力量!”

姚云鹏家住山东省滨州市阳信县洋湖乡姚家堡村,一个有500多人的村庄。走进村子,一排排新建的民宅,让人感受到了这里的富足。在村子的最东头,有座20世纪80年代的老屋。脱永久脱毛多少钱落的墙皮,生锈的大门,空旷的院子和一排老瓦房,这便是姚云鹏生活了26年的地方。

大学期间,由于家庭贫困,姚云鹏靠国家助学贷款和助学金完成了学业。正是这样的人生经历,让他内心充满了对党和国家的无限感激,“我要做一名志愿者,到祖国和人民最需要的地方贡献青春和力量。”

毕业那年,当时在上海从事绘画教育的学长专门找到他:“云鹏,你素描功底好,去上海任教肯定有前途,再说边疆那么艰苦,志愿者里也不少你一个。”

“我是靠国家助学贷款完成学业的,要知恩图报。上海那么大,人才多得很,不缺我一个。西部固然苦,趁我正年轻,好去实现自己的梦。”姚云鹏婉言谢绝了学长。

“一个人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并不容易,尤其是现在家庭的责任重,各种琐事多,往往不允许你去纯粹地奉献自己的一腔热血。我非常敬佩姚云鹏,他不仅做到了,而且做得很好!”舍友武聪回忆姚云鹏:“他谦虚低调、不爱张扬,做事有股子韧劲。”

2013年7月23日,伴随着“到西部去、到基层去、到祖国和人民最需要的地方去”的号角,姚云鹏背起行装,提着画板,踏上了西行的列车,开始了从山东到新疆“八千里路云和月”的追梦之旅。

2、“把全部的情和爱,献给托里这片热土!”

“老是把自己当作珍珠,就时时有被埋没的痛苦,把自己当作泥土吧,让众人踩成一条路。”姚云鹏把这句话当作激励自己前进的动力。

2013年8月,刚到托里的姚云鹏,被分配到县直机关党工委工作。在所属43个党支部中,供销社党支部因工作上不去总是挨批。姚云鹏闻讯,主动要求前去帮扶工作。一到供销社,他就深入走访,悉心观察思考,找到了主要问题:很多少数民族干部汉语水平低,对文件精神吃不透,执行力弱,工作效率低。

姚云鹏向党支部领导提出:“分批次传达上级文件精神,先向熟悉汉语的少数民族干部传达,再通过他们带动党员干部乃至广大群众。”“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姚云鹏建议领导,建立了一套切实可行的机制,使得党支部的各项活动不因人员变动而受影响。哈萨克族党员干部汉语薄弱,姚云鹏专门辅导他们。在日常工作中,他耐心地教老同志使用电脑,使他们提高了工作效率。他还利用节假日,帮助整理党支部历年来的档案,将各种文件分门别类存放,使各项工作有条不紊地开展。

年终考核,供销社党支部在政治学习、精神文明建设等各项活动中取得长足进步,一举甩掉了后进党支部的帽子。

当得知托里县福利院的22名孤儿急需课外读物、文具、衣物等学习、生活用品时,他主动与母校齐鲁师范学院联系。师生们积极响应他的倡议,开展“爱在新疆,行在路上”的爱心捐助活动,共筹集爱心款2457.70元,资助文具、书籍、衣服等各类学习、生活用品1700多件,总价值1.5万余元。

就在离托里县城不远处,有一座“孔繁森同志纪念碑”。那是1994年11月29日,时任西藏阿里地委书记的孔繁森,在新疆塔城地区进行边贸考察时以身殉职的地方。

2014年4月6日,当慕名前往拜谒的姚云鹏发现碑身风蚀脱落,便组织发动在托里县服务的大学生志愿者,筹资1400余元,购买材料,进行修缮。搬碎石、和水泥、扛梯子,所有脏活、累活,他都抢着干,使孔繁森纪念碑焕然一新。

“我要以孔繁森为榜样,把自己全部的情和爱,都献给托里这片热土。”姚云鹏早在做志愿者时,就暗自立下了这个誓言。

3、“这幅画,云鹏还没画完,他答应我等他开办美术辅导班时,就教我画画……”

夏日的托里县,是一年中最美的时候。巴尔鲁克的山花正迎风绽放,羊群像朵朵白云散落在辽阔的草原上。然而,在托里县多拉特村一间不大的宿舍里,一张破旧的单人床,孤零零地摆在墙边。靠墙角的地方,有一张支好的画板,画板上铺着画纸,画纸上已经落满了灰尘。

“这幅画,云鹏还没画完,他答应我等他开办美术辅导班时,就教我画画……”同为志愿者的史利转,动情地回忆着姚云鹏。

2015年3月上旬,姚云鹏作为托里县第二批“访民情惠民生聚民心”工作组成员,进入多拉特村。在村里小学走访时,他了解到学校缺美术老师,有的孩子甚至连彩笔都没有。晚上他失眠了,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我要想办法帮助孩子们。”

第二天上午,姚云鹏就向工作组组长、县环保局副局长哈尔山提议:在多拉特村开办美术辅导班。经同意后,他抓紧筹备,很快就从县城买来了绘画材料。他充满信心地说:“多拉特村的孩子们就要跟我学画画了。”

进村半月,姚云鹏的咳嗽越来越重。为了坚持下去,不被同事们发现,每到吃饭时,他就借口躲进宿舍,等大伙儿散去,他才出来吃饭。

3月的托里县,没有一丝春的气息。凄厉的寒风,在窗外咆哮着,打破了长夜的宁静。伴随着阵阵咳嗽声,姚云鹏披衣下床。在多拉特村最后的几天里,他总是不停地催促着哈尔山组长,为他找一间给孩子们上课的教室。

“小姚,咱得了牛皮癣什么症状们初来乍到,还不太熟悉,再说你咳嗽得厉害,等把病治好了再说吧。”哈尔山组长劝他。

“哈组长,你们到底要我等到什么时候?我怕等不及了……”一向文质彬彬、尊重领导的他,今天却含着眼泪,向哈组长发火了。也许,他已经预感到了自己的不测!

3月的最后一个周末,也是姚云鹏在这里工作的最后日子。身体极度不适的他,硬是加班忙完了手头所有的工作。此时,他已经两天两夜没有合眼。剧烈的咳嗽,使他整个人都在颤抖,他再也支撑不住了……

哈尔山组长亲自联系,并马上驱车送姚云鹏到托里县人民医院治疗。闻讯赶来的多拉特村的父老乡亲们,望着飞驰远去的越野车,焦急不安地念叨:“云鹏啊,你可要好好地回来呀。”

第10天黄昏时分,在去往乌鲁木齐的大巴车上,姚云鹏拨通了哈尔山的电话:“哈组长,我在县医院治疗,病情丝毫不见好转,医生建议到新疆中医院作进一步的检查和治疗。”

托里县距乌鲁木齐市500多公里,为争取时间,不给领导和同事添麻烦,姚云鹏当晚独自启程。

4、“恳请您尽最大努力,别让他倒在追梦的路上……”

从托里县医院到新疆中医院,又从新疆中医院转到山东省肿瘤医院,一个不幸的消息瞬间传来:姚云鹏肺癌晚期。

“我可能回不去了,你们一定把‘小葫芦’他们照顾好。我的画板就留给孩子们吧,算是给他们留个念想。”电话里,姚云鹏特地嘱咐志愿者史利转。

做完化疗的姚云鹏,头上冒着虚汗,无力地靠在床头看书。

一位从托里县赶来探视的志愿者来到床前,姚云鹏苍白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久违的笑容。“托里的变化大吗?我想回去看看……”

“我们也盼望你早日康复,再回到志愿者的岗位上!”共青团山东省委书记张涛握着姚云鹏的手语重心长地说。

“姚云鹏是一名优秀的大学生志愿者。我代表齐鲁师范学院全体师生,恳请您尽最大努力,别让他倒在追梦的路上……”齐鲁师范学院党委书记尹方恳请山东省肿瘤医院内科主任张品良。

“我是一个平凡人,做的都是平常事,却受到大家如此的关怀和恩惠,心里实在是过意不去啊。”当一笔笔善款,从祖国的四面八方汇集到姚云鹏的爱心账户时,他那干涩的眼睛再次湿润了。“等病好后,我还要去做志愿者,教农村的孩子们画蓝蓝的天空、绿绿的草原、弯弯的河流。”

5、“我就是想去托里,把姚云鹏没画完的画,再接着画完……”

夏日的济南,骄阳似火。姚云鹏的事迹在母校齐鲁师范学院引起强烈反响。今年是齐鲁师范学院第四年在全校应届毕业生中招募西部计划大学生志愿者,共有160多人报名参加,最终有17人通过笔试、面试和体检,成为新一届西部计划志愿者,是去年人数的3倍。其中,仅姚云鹏所在的美术学院,参加西部计划的志愿者就有6人,是他当年的6倍。

“你为什么要参加大学生志愿服务西部计划?”齐鲁师范学院美术学院党总支副书记胡颖杰问他的学生郑贤阶。

“我就是想去托里,替姚云鹏学长照顾福利院的孤儿,到多拉特村教孩子们画画,把他那幅没画完的画,再接着画完……”郑贤阶哽咽得说不下去了。

其实,早在得病半年前,姚云鹏就开始咳嗽,只是当时他并没有在意。今年春节回家探亲期间他还一直咳嗽,吃药也不见效。“鹏儿,等病好了,再回新疆吧。”母亲劝说儿子。

“妈妈,您放心吧!我没事儿,大伙儿都回去上班了,我也不能落伍啊。”发着低烧,姚云鹏毅然踏上了开往新疆的列车……

云鹏啊,你看到了吗?新一批志愿者已经踏上西行的列车。这其中,就有你的学弟,来继续你未完成的事业。你赶快恢复健康,回托里看看吧。多拉特村的孩子们在村口等着你把七彩的画,描绘在辽阔的草原上。(通讯员 刘震 记者 王瑟)

机关制服定制

濮阳西服订制

福建西服制作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