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牌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广告牌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产业互联网春天来了吗

发布时间:2020-02-11 05:53:17 阅读: 来源:广告牌厂家

和消费互联网的爆发式增长不同,产业互联网注定是漫长的。但企业一旦开始产业互联网化,便会形成很高的忠诚度。

受益于智能手机的普及以及汹涌的互联网创业热潮,中国的网络消费者可以无比享受:他们在淘宝上购物,在微信或是陌陌上社交,出门叫滴滴打车,去超市用支付宝结算,在家使用美甲、按摩、衣柜整理等O2O服务。消费互联网成为了过去十年最风光的行业,它霸占了人们的时间、VC的资金并从中诞生了至少五家百亿美元市值以上的上市公司。

相较于消费互联网的火爆,市场规模更大的产业互联网却发展缓慢,在生产、制造、运输等诸多领域依旧是一片蛮荒,且尚未产生一家上市公司。一位美国的创业者Ben Sesser去年调查了12家SaaS(企业软件即服务)公司,发现这些公司从成立到IPO的平均时间是9.5年,并需要经历五次融资。他最后的结论是:也许创业者们更愿意去开发一个约会软件。

长时间以来,因为既得利益者势力过于强大,业务模型复杂且不易复制,对基础设施要求很高等原因,产业互联网一直未能爆发。而如今随着资本的进入,云计算、大数据、智能终端的普及和成熟,制约产业互联网的种种问题有望得到解决。

“未来十年将是产业互联网的十年。”宽带资本董事长田溯宁称,消费互联网已过顶点,格局已定,很难被撬动,而产业互联网将是一个比消费互联网更大、含金量更高的市场,也将是互联网变革最根本的力量。

2013年,田溯宁首次向公众普及了产业互联网这一概念--正如消费互联网围绕着C端的客户提供衣、食、住、行、用等服务,产业互联网面向的是B端企业,围绕整个生产、交易、流通、融资、传播等环节,令其更高效。

“你还在寻找下一个金矿吗?”12月12日“CVW2014产业互联网大会”的现场,一名发言者告诉台下听众说,来产业互联网吧,那里才有真正挑战BAT的机会,而且,那里现在还是一片蓝海。

困局

创业者颜斌在产业互联网领域打拼了五年,但是一切并不顺利。

颜斌称,公司曾经投入所有资源开发了一套给医药公司的销售管理软件,目的是将所有的销售流程标准化以提高管理效率。当医药代表向医院推销药品时,他推销的每一个步骤,所演示的每一个PPT,甚至在每一页PPT中花了多长时间,医生问了什么问题,都是可监控、并且有详细记录。

“软件开发了半年,最后只拉来两个客户。”颜斌告诉《财经》记者,其中一家医药公司购买没多久就停用了这套管理系统,因为所有的医药代表都拒绝使用。

对于药房和医药代表而言,其业务链条短且存在较大灰色空间,当销售过程可控并且标准化之后,必然会给两者的利益带来损害。所以无论是在医药公司,还是在医院,这套管理软件都很难推行。

颜斌告诉《财经》记者,公司转而为利益链条相对薄弱的保险公司开发外勤管理系统。但是系统的最终数据收集却非常缓慢,因为销售专员在拜访客户时,并不想让上司知道他是去了饭店还是去了夜总会,系统中的GPS经常被人为关闭,同时,销售专员也没有动力每隔一两小时就记录自己的行踪。

创业者选择产业互联网领域,往往因其业务模式稳定、风险更低,更易识别关键点,且买家比普通消费者更为理性。但颜斌认为,今日制约其发展的最大因素,不是管理者缺乏变革动力,而是中间层的既得利益方势力过于强大。

oTMS创始人段琰告诉《财经》记者,作为一家企业运输管理系统供应商,最好推广的是最上层(货主)和最底层(司机),最难推广的是中间层的各级分包商。

潘石屹在产业互联网大会中表示,在传统行业中,权力最大的就是销售部门。“房地产行业的基因是巴结领导,想通过互联网把一只猪变成一头羚羊,太困难。”

工商银行信息科技部副总经理吕仲涛对此感同身受。他表示,银行的高封闭、高壁垒以及自上而下严格的科层管理模式与互联网的信息流动、共享、互联互通,天生是矛盾的,甚至是互相违背的。“如果组织变革不做推动,单纯靠信息系统和技术的推动来改变金融产业,几无可能。”吕仲涛说。

同时,产业互联网环环相扣,很难像消费互联网一样单点突破。创业者开发一款网络游戏或是在线聊天软件,直接进入APP Store等现成渠道,用户点击下载,通过增值来收费,模型简单、容易复制,进而产生规模。而产业互联网中的业务模型就复杂很多,而且面临不同的企业、不同行业和不同客户,复制和推广困难。

产业变革何其艰难,国民体育品牌李宁想必深有体会。2014年11月,李宁变革的操刀者金珍君离职,有人评论说这宣告李宁两年变革告败。自2012年金珍君在内部启动全面转型以来,其主导了大规模的裁员及架构调整,砍掉多个职能交叉部门,同时进行零售渠道改革,加大直销比例,并建立大数据中心,改革供应链。从措施上看,金珍君的药方没有开错,但是公司并没有就此止损。

如果说2012年的巨亏近20亿元是在为渠道改革买单,2013年亏损收窄已经让改革初现曙光的话,那2014年上半年的亏损扩大至5.86亿元,高于去年全年亏损,则如何解释?多数业内人士认为,这说明其转型尚未获得市场认可。关键之道CEO张庆表示,金珍君本人很有可能低估了改革的难度。

以库存管理为例,李宁希望服装从出厂就进入店面的数据库,从而实现系统实时配货。这不仅需要一套库存管理系统,还需要对线下店、分销商和生产商进行联网,同时,还需要实现物流和供应链体系的智能化。但分销商往往同时服务多家体育服装品牌,当李宁在产业链中不占有绝对强势地位时,便无法通过单体来带动整个产业链变革。

除此之外,产业互联网发展缓慢的另一原因在于过去的基础设施和技术无法支持其全面推广,同时缺乏外部资本助力,难以长大。

泰科亚泰是中国最大的消防、安防公司,为企业提供消防产品并安装、维护。其研发中心总监刘玉湛表示,不同于消费级产品,工业级产品要求高可靠性、高连接率、低或者零错误率,同时,需要解决市场上不同设备的兼容性和沟通性问题。好消息是,不断升级的宽带网络、云计算的普及和物理传感器的技术,都将助力产业互联网时代到来。

在美国,VC们已经开始大举投资产业互联网领域。云存储服务商Dropbox今年初完成了新一轮2.5亿美元融资,公司估值达100亿美元,而2013年,它的销售额为20亿美元,仅是公司估值的五分之一。另一家为企业客户提供基于云内容管理系统的公司Box,去年1月获1亿美元融资,估值约为20亿美元,是该公司年收的11倍。

但是对于中国的VC们而言,他们更愿意投资消费互联网领域的项目。一位VC将产业互联网比做骨头,而把消费互联网比做骨头上的肉。“难啃的总要留在最后”,这名VC说,公司在今年投资了两家产业互联网公司,但都集中在云存储领域,对于生产制造端和销售端的企业服务提供商项目,基金的态度是重点观察,谨慎投资。

田溯宁和金沙江创投基金的创始人丁健表示,他们正在大力推进该领域的投资,同时也在呼吁有实力的国有资本进入。丁健说,每个人都在豪赌,而只有在代表未来的产业互联网领域,才能买到可能中奖的彩票。

破局

物流行业从业者段琰两年前成立了公司oTMS--一家以SaaS方式向企业提供服务的运输管理平台。其将货主、第三方物流公司、运输公司、司机甚至最终收货人连接起来,企业可以在线管理所有订单,运输公司和司机也可以在此找到新的生意。

段琰告诉《财经》记者,最开始公司是直接切入到司机层面,做在线竞价拍卖,后来发现根本行不通,因为在整个运输产业链中最有话语权的是货主,只有从上层向下层改造,才有可能形成平台。其转型后的第一个大客户就是全国最大的服装公司Bestseller (绫致),段琰将运输管理系统装进了绫致全国30多个物流中心,上千家一级、二级、三级分包商以及6500家门店的电脑中,同时,其开发的卡卡(司机APP)和到哪了(收货人APP),可以让绫致全程监控运输流程,并实现运输全程无纸化。

在产业互联网变革中,像oTMS这样可以掌控上下游资源的公司非常关键,它使得单点突破在产业互联网领域成为可能。因其掌握了货主资源,倒逼整个产业链的上游、下游都必须安装智能化系统,从而带动了整个产业链的互联网化。

同时,对于限制产业互联网发展的既得利益者--也被称为中间层或是黄牛,随着平台化公司的进入,产业的价值链会被重塑,中间层会自我进化和调整。段琰说,他们要做的第一步不是去降低中间层利益,和中间层直接竞争,而是设立新的游戏规则,让规则明朗化。

酒店哥哥是一家为企业提供会务场地服务的平台,在过去由于信息不对称,会展公司赚取了大额的中间收入,酒店哥哥的出现事实上是直接与会展公司竞争。但酒店哥哥却首先选择和他们合作,会展公司在上面可以获取酒店信息,以及企业订单。当未来流量聚集形成规模效应之后,酒店哥哥便有可能直接和企业合作,削弱中间层的利益。

段琰说,传统企业和消费者都在尝试新鲜事物,但是前者付出的代价要远远大于后者。所以2C业务可以一夜之间爆发,而2B则注定是漫长的。好处是,企业的采纳成本和放弃成本同样很高,所以企业一旦开始产业互联网化,便会形成很高的忠诚度。

宏源证券研究所副所长易欢欢曾将产业互联网划分为四种模式,分别为交易平台、增信融资平台、智能制造平台、物流平台。oTMS对应的是物流平台,而酒店哥哥对应的则是交易平台。同样,海尔、美的等传统家电厂商正在尝试突破智能制造平台,而阿里小贷、京宝贝、天使汇(网络众筹)等一系列针对企业的互联网融资手段则很好地推动了增信融资平台的建设。

丁健告诉《财经》记者,与消费互联网赢家通吃的格局不同,产业互联网中会有更多细分领域的龙头。所以,围绕上述四种模式,传统企业和创业者都有可能在产业互联网领域取得突围。

突围的关键是什么?易欢欢认为,产业互联网的大潮背后,互联网+金融+X是核心。企业既要在其所处的细分领域中占据核心位置,拥有绝对的话语权、优势资源和用户基础,又要充分掌握全新的技术手段(如云计算、大数据、移动互联网等)和思维模式(如长尾、众包、免费等),同时还需要灵活的资金融通方式和产业资本助力,才能推动产业互联网化的快速发展。

丁健则认为,在每一个垂直领域中都会出现一两个超级平台,而在超级平台里又会生长出众多小微企业,每一个企业都有其特殊的能力,比如专门提供大数据服务、人工智能服务、语音识别服务或是物流服务、销售服务,彼此交错,数据互相联通。

丁健说,产业互联网的大势将很快在各个产业渗透蔓延,无论是教育、医疗等较轻的服务业,还是橡胶、建筑、煤炭、钢铁等较重的工业,均将感受到这场变革。而它给整个社会带来的变化注定是巨大的--根据GE白皮书给出的测算,仅在航空、电力、医疗保健、铁路、油气这五个领域如果引入互联网支持,假设只提高1%的效率,那么在未来15年中预计可节省近3000亿美元。

知名财经作家吴晓波在今年5月的一次演讲中提到,最近航空卫星拍下来,拍到江苏省和浙江省有些县像被原子弹炸过一样,全部的厂房被拔掉,造成很多人失业。“未来五年左右,50%的传统制造业会破产。”吴晓波预测,不会利用互联网工具的企业都将在信息化革命中离开舞台。

“在一艘沉船里,你坐头等舱是没有意义的。”依文集团董事长夏华在产业互联网大会现场表示,危机感是传统企业深入变革的最佳动力。

(责任编辑:mengyishan)

广州注册公司验资

深圳注册公司范围

工作签证注销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