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牌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广告牌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悬疑故事之恨无止境[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1:38:16 阅读: 来源:广告牌厂家

我被人跟踪了。从我进酒吧开始,我就感觉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当时,我还以为是错觉,直到后来进洗手间的时候,随行的女伴也说有一个男人好像一直盯着我在看,我才知道不是错觉。

散场的时候,我迅速走出酒吧,躲在一个角落里往回看,果见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跟了出来,站在大街边四处张望。我于是走出来把他拦住:“先生,你有什么事情吗?”

那个男人有些尴尬,犹豫了一会儿,说:“这样不好,女孩子要少抽烟少喝酒少泡夜店。”

我惊讶地瞪着他,好久才蹦出了一句:“神经病啊你!”

不是吗?一个陌生人莫名其妙地跟踪我,然后对我进行教育,不仅神经病,而且思想龌龊!夜店怎么了?我来这里仅是正正经经地工作—一我是做兼职公关的,因为我会喝酒、会抽烟、会说话、会察言观色、有商务英语高级的证书,还懂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所以我从最开始的翻译做成了现在的兼职公关,但是和情色无关。

老男人显然有些挂不住了,脸在路灯下也忽然红得很出彩。我冷哼一声,伸手拦了一辆的士走了。回家后我洗了个澡,躺在床上,数着刚刚拿到手的工资,还不错,够我旅游一阵子了。自从和倪铭华分手之后,我就迷上了旅游,四处走动的感觉让我很舒服。

这次我选择的是古城平遥,说走就走,次日清晨我就已经在去往平遥的火车上了。只是怎么也没想到,那个男人又出现了,他在我的对铺坐下,然后冲我微微一笑。

我头皮炸了一下,这人到底想干什么?他是谁?我没敢再看他,一直侧着脸看窗外。就这样,我看风景,他看我,一路我们没有交谈。

火车到达终点站太原,等我转车到达平遥古城的时,那个男人已经不见了。我松了口气,有些疲惫地走进北门附近的一家旅馆住下。

第一天,平遥下了大雨,我没法出去,只能呆在房间里看电视或者发呆。我心底对这鬼天气升起了无尽的怨恨,因为雨水总是会让我想起那件该死的往事。没错,那件事的确很该死,因为它几乎毁了我所有的幸福。

两年前,我真的是个幸福的小女人,因为我终于和心爱的男人订婚了。我的未婚夫是我的高中同学,我和他从高中开始交往,同学七年,然后一起毕业,准备婚嫁。那时我们在武汉买好了房子,我的公公还专门从家乡跑到武汉来帮我们负责新房装修,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但是所有的幻境在一瞬间就破灭了,因为我未来的公公被人用硫酸泼脸,这还不是最严重的,最严重的是泼他硫酸的那个人竟然是我叔叔,因为我公公勾引了我婶婶,被我叔叔抓了个现形。

这是一件很尴尬的事情,因为我很小的时候父亲就过世了,母亲改嫁后,我因为不肯跟后爸爸的姓,所以后爸爸就不养我,我基本是我叔叔一手带大的,不料我的叔叔却因为故意伤害罪而坐了牢。

那段时间,男友总是看护着无菌病房中的公公,很少说话,我看到他一天比一天瘦,一天比一天憔悴,心中就发痛。其实我很想告诉他,他不用那么难过,因为结局我已经知道了,等公公出院的时候,我就会和他正式摊牌,分手是肯定的,所以他用不着因为顾及我的感受而左右为难。继续留下,我也不会开心,要我整天背负沉重的十字架去生活,我做不到。

公公出院时,我把公公和婆婆送上车,挥了挥手,然后转身离去。婆婆忽然喊住我,“欢欢,这个事情不是你的错,也不是你叔叔的错,是你公公自作自受,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还能继续做我们家媳妇。”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想起了妈妈,眼泪就那么扑簌簌地流出来。婆婆一边帮我擦眼泪,一边哭着劝我。站在一旁的男友也开始落泪,他试图抓起我的手,我却挣脱出来。

“对不起,”我强忍着心痛说,“我不想一辈子都生活在赎罪之中。”

就这样,我离开了我的前男友,但是继续呆在武汉,因为我叔叔还在武汉服刑,我想离他近一点,我要照顾他。即使全世界都说他不对,他却是我最亲的人,我一定要和他站在一条线上。等他出来了,我的人生再作安排……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公众号:鬼魂网

>>

晚上,雨停了,平遥古城平添一层清新的气息。我简单收拾了一下自己,准备出去好好逛一番。刚到门口,老板娘笑着和我打了个招呼,然后问我怎么没和朋友一起。

我一愣:“朋友?”

老板娘说:“是啊,就是住在你对面的那个男的,他问我你订了几天的房,说是你朋友。”

我立刻感到一股寒意,莫非又是那个老男人?在问清那个男的形貌后,我愤怒了,果然又是他!他这样跟着我到底想要干什么?难道看我好欺负不成?

我没有出去,而是直接奔过去拍对面的门,老男人就在屋里。

“你为什么要跟踪我?从武汉到这里,你累不累?”我直截了当地质问他。

那个男人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他朝我温柔地看一眼,笑着说:“我姓周,你叫我周先生吧,我没有恶意,是一个朋友要我过来看看你过得怎么样。”

我愣住了,猜想,这个人肯定是我的前男友倪铭华,因为平遥也是我和他第一次出来旅游的地方。

此刻,我每一次的呼吸就好像往自己的心上撒一把钢钉,那种疼让我无法呼吸。头一晕,我差点跌坐在周先生的门前。

“你没事吧?”周先生有些担心地看着我,把我请进了他的房间,倒了杯热水。我靠在沙发上,使劲揉了揉太阳穴,“我没事,你的朋友叫什么?”我握着水杯问道。

他仍旧没回答我,自顾自地继续说:“我的朋友除了要知道你的近况外,他还要我给你带一个故事。”

故事是这样的:

从前有一个人,他很普通,和所有人一样普通,他有自己的家庭,他还有一个编外成员,那个成员是他哥哥的孩子,但是他却从来没有把这个小女孩当作是编外成员,反而更加疼爱她,这个女孩聪明伶俐,学习一直很好,名列前茅,差不多七年前的时候,那个女孩考上了武汉大学,这是很值得他自豪的。

上大学的那天,那个人亲自送女孩上大学,也是在那一刻,他看见有很多有钱人开着小车送学生,他觉得自己的女孩并不比那些坐小车的娃差,但是他却不能给她这样的待遇。也许这样的差距,在他们的家乡不会很明显,但是在省城,他觉得自己有些对不起这个孩子。

女孩上大学后也很努力很上进。他也尽他所能的供养着这个女孩。然后女孩谈恋爱了,他很高兴,因为这个女孩的男朋友是他们家乡一个家境殷实的中产阶级,虽然不是大富大贵,但是对于普通平凡的他,他觉得足够了。起码,他的女孩能少奋斗很多年,就能有车有房。

所有的一切在那一天幻灭,他突然接到一个陌生女人的电话,对方说,你是谁谁谁的老公吗7他说是,对方又说,我是你女人的情人的老婆。男人很诧异,也惊呆了,然后那个女人又说,现在你的女人和我的男人跑到武汉去了,难道不是吗?

于是那个男人去了武汉,果然看见自己的女人和别的男人在一起。那个男人竟然是女孩未来的公公。那个打电话的女人就是女孩未来的婆婆。

正在男人诧异万分的时候,女孩未来的婆婆出现了,跟他谈了一个条件,如果你帮我办件事情,我给你一笔钱,如果你不做,那么我会把这件事情公开,然后欢欢永远不能踏进我家门。

“我的故事讲完了。”周先生说着,点根烟,然后静静地看着我。

我突然很想哭,却没有一滴眼泪,泪水真是让人恶心的东西。

“你是我叔叔的朋友?”

“是的,”他点头,然后递给我一张卡,“这里面有20万,这是你叔叔要我给你的。我是你叔叔的朋友,是他在监狱中最好的朋友,只是比他出来得早些。”

原来这个男人就是因为这个跟踪我,搞得那么神秘,差一点让我以为他是倪铭华的朋友!

拿了卡,我就走了。那个周先生也就没有再跟踪我了。

第二天,我坐飞机回到武汉。我的心情也跟着飞机忽高忽低,变化多端。飞机降落的时候,我也总算是抚平了我的思绪。

倪铭华,我爱他爱得自卑,爱到愿意为他背负所有;我未来的婆婆更是有意思,我辛辛苦苦全心全意把人家当作妈,但是她老人家就这么对我。自始至终,没有抛弃我的还是只有我叔叔,而现在,唯一不欺骗我的叔叔竟然还在监狱里面服刑。

突然之间,我发现,世界原来是这样美好,我还是有很多事情可以做的。

我尝试着拨打倪铭华以前的手机号,有些号码是记在心里的,不是扔掉手机就能抹去痕迹。就这样,我和他联系上了。我说我很想你,可不可以见一个面,我想和你说说话。他说好,然后我们约在酒吧见面。他安静地看着我,只有我一杯又一杯地喝着。

“你要陪我喝,喝完之后我就告诉你一个秘密。”我对他说。

“什么秘密?”

我晃着杯子,娇笑道:“这个秘密很大,如果你不喝,我就不告诉你。”

他于是拿起了杯子。

“你要喝三杯。”

他于是连喝了三杯。

然后我就低下身子,附在他的耳边:“你知道吗……”

可是我却一句话也说不下去了,最后只好猛灌了一口酒,继续说道:“没啥,秘密就是我想继续和你好。你现在还单身吗?单身的话,我们就一起回家吧。对了,你喝了酒不能开车,我喊个人过来开车吧。”

不等他说话,我就喊来我的朋友帮他开车。我拉着倪铭华坐到后排,我坐在驾驶位的后面,他坐在副驾驶的后面。我勾引他,然后趁着和他腻歪的时候把后门松开了。这时,车子已经上了高速,当一辆快速行驶的轿车从我们后面驶来时,我整个人一歪,把他生生地推下了车……

现在,一想起我那敬爱的婆婆,我就会发出愉快的笑声。她现在拥有两个最亲爱的人,一个是上半截惨不忍睹的老公,一个是下半截没有了的儿子——多么完美的一个家庭啊!

亲爱的倪铭华,敬爱的婆婆,我当初有多爱你们,现在我就有多恨你们!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公众号:鬼魂网

>>

叔叔在高墙内积极地劳动减刑,我在外面利用自己的关系打点疏通。终于,又过了两年,叔叔出狱了。

我紧紧抱着叔叔,泪流不止。我说“叔叔,我什么都知道了。要不要喊周先生出来,大家一起聚一聚?”

叔叔很疑惑:“什么周先生?”

我说:“就是你告诉我实情的周先生啊,就是你的牢友啊。”

叔叔说:“你在说什么啊,我没有什么牢友啊,”

我突然很紧张:“两年前不是你要你的牢友告诉我,是倪铭华的妈要以我的婚姻作为威胁逼你去泼硫酸的吗?”

叔叔摇头否认说:“不是的,是你婶婶说到武汉出差,我想你也在武汉,于是自己也就过来了,顺便看看你。结果就看见你婶婶和……当时我气不过,就犯了罪。”

“可是——周先生是谁?周先生是谁啊?”我就像一个被抽空了的气球,猛然颓败下来。

他到底是谁?

后来我才知道,周先生是个路人甲。周先生说的朋友才是主角,就是我最开始猜到的倪铭华。

叔叔从监狱出来的时候,武大的樱花开得漫天遍地,我陪着叔叔去看樱花。我们竟然偶遇了周先生,他正在那里拍照。

我堵住他:“你究竟是谁?你根本不是我叔叔的朋友!”

周先生沉默良久,突然叹了一口气:“其实我是倪铭华的朋友,那张银行卡也是他的。那段时间他过得很不好,一直很消沉。他曾经对我说,只要按照他的计划做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结局也会很美好。”

——真的美好吗?

倪铭华收到周先生的邮包时,正躺在轮椅上看夕阳,这天的夕阳红得有些过分了,很像血。

倪铭华慢慢地打开包裹,里面是他托周先生拍摄的武大的樱花照片。他喜欢樱花,因为樱花中永远有他这一生中最美好的回忆。

他一张一张翻看着,忽然手指就僵了下来——其中一张照片中不仅有灿烂的樱花,还有他前女友迷人的笑脸。

照片下面叠放着一封信,信中只有一行字:“你不该让我再背负上一层罪孽,我恨你,一辈子恨你!”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公众号:鬼魂网

>>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