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牌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广告牌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山东宝瓶山下惊现罕见古墓群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6:45:29 阅读: 来源:广告牌厂家

近日,随着长深高速公路(长春至深圳)青州至临沭段施工的不断进行,沿线文物普查工作也告一段落,此次共发现文物遗址19处,山东临朐县辛寨镇山子坡村南宝瓶山下的战国至清代的古墓群便是其中的一处,墓群中的墓葬年代包含了战国、汉代、魏晋南北朝、唐、宋、清代等多个朝代,发掘墓葬近80座,出土文物200余件组。该墓群的发掘规模之大,发现墓葬数量之多,不仅在临朐考古史上是空前的,单就汉代墓葬的发掘数量而言也是空前的。

墓群挖掘规模宏大

11月6日上午,记者来到位于临朐县辛寨镇山子坡村南宝瓶山下的墓群挖掘遗址,大多数墓穴已开始回填,取而代之的将是现代化高速快速通道。记者在现场看到,整个挖掘现场有一个足球场大,墓向一致,即头向东,有的深达6米。墓葬之间有一定的间隔,排列十分有序,墓坑均为土坑竖穴墓。现场残留了不少建墓地用的灰砖、青石,仿佛能把人们带回那古老而有遥远的年代,墓壁上精美的图案,不得不让人佩服古人的绘画艺术。

临朐县博物馆馆长衣同娟告诉记者,为配合长深高速公路青州至临沭段的施工,2008年7月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与临朐博物馆的业务人员,对长深高速公路临朐段57公里的路段进行了沿线文物普查,共发现文物遗址19处,山子坡古墓群是其中的一处。2009年2月,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为确定发掘点,聘请洛阳文物考古钻探公司, 在临朐县博物馆的协助下,对山子坡古墓群进行了考古钻探,初步确认了山子坡墓群是一处以汉代墓葬为主的大型墓地。2009年7月,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与临朐县博物馆对山子坡古墓群经过反复论证,决定发掘。2009年9月10日,由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专家与临朐县博物馆工作人员组成的考古发掘队入驻发掘工地,开始了发掘工作,发掘历时20余天,可谓天天有收获,时时有惊喜。山子坡村墓群中的墓葬年代包含了战国、汉代、魏晋南北朝、唐、宋、清代等多个朝代,延续性强,墓葬多,共发掘墓葬近80座,出土文物200余件组,其中不少文物具有重要的考古研究价值。

墓群再现生动历史

记者从临朐县博物馆了解到,发掘墓葬一般均在足端上侧设有壁龛,龛内一般有一大一小两只陶罐,和一只鸡的骨架,个别墓葬不但有鸡骨架,还有其他小型动物的骨骼。葬具一般有棺有椁,有铜镜、铁剑和环首刀。从骨骼性别判断,墓主为男性的墓葬,有2把环首刀,一把铁剑。而女性则只有一把环首刀。个别环首刀虽历经两千余年,早已氧化锈蚀,但刃部看上去依然锋利无比。有的墓葬棺椁之间用青灰膏泥密封,从残留的漆片看,多数棺用漆,有的棺还有彩绘痕迹。就墓葬的葬俗和有序的排列等特征分析,该墓地在汉代的一段时间内应为家族夯筑墓地。

在发掘的数十座墓葬中,有两座墓葬随葬有小型青铜编钟,一座墓葬随葬有车马具。这说明墓主绝非一般平民。随葬车马器的墓葬未见盗扰,但仅出土了四件象牙质的马首装饰骨镳,估计当初车马具多为木制,所以坑内仅存4件骨镳,其它均已腐朽。估计墓葬的年代应在西汉早期。

此次发掘,出土铜镜10余面,个别铜镜虽历经两千余年,至今仍光鉴照人。这些铜镜既有西汉早期的草叶纹镜,也有武帝时期的星云纹镜以及东汉时期的“家常富贵”镜、“日光”镜、“四乳四虺”镜等。制作精良的汉镜广泛用于随葬,特别是随葬在一般小型墓中,一方面说明当时的一种葬俗,另一方面也体现了当时老百姓生活的富足,而铜镜背面的铭文不仅是吉祥语,更反映出人们对美好生活的追求与向往。

汉墓最常见的陶器或不见花纹,或上面绘有彩绘纹,又称彩绘陶器,一般上面多绘几何纹,云气纹,云气纹有象征死者灵魂飞升仙界的意思,刻有文字者罕见。而此次在一座汉墓中出土的一件陶罐上,居然刻有“日有千钱入”、“化万年”的文字,弥足珍贵。“日有千钱入”不难理解;“化万年”是花万年还是向聚宝盆一样聚财“万年”,颇费思考。

此次发掘在一汉墓中还发现了一方龟形铜印,上面居然有十四个文字,汉代印章一般有官印、私章或闲章,官印、私章多见,闲章罕见,该印极有可能是闲章,对印章文字的辨识尚需做进一步的工作,但该印具有重要的文物价值则无可争议。

东汉末魏晋时期墓葬的发现是这次发掘的又一重要收获,东汉末魏晋时期的墓群与汉墓群相连,在汉墓群的南端,所发现的墓葬均为中小型砖室墓。此次发掘揭露砖室墓5座,除一座为设耳室的单室墓外,余均为双室墓,判断应为东汉末魏晋时期的家族墓地,因所发掘墓葬均在高速路基上,路基外的情况不太了解,所以魏晋时期家族墓地的规模大小还有待今后做更深入的工作。所发掘的五座砖室墓,有三座被盗,两座保存较好,从保存较好的两座墓葬中共出土文物30余件组,种类有十分精致的铜箍漆盒、青铜镜、绿釉陶罐、耳杯、陶盘、豆形器、彩绘陶器、陶魁等。在已被盗的三座墓中亦有一定的收获,共清理出劫后幸存文物10余件,其中青铜镜、砚、彩陶钵,以及铭文砖等都有很高的文物价值。

南北朝时期的墓葬发现两座,均为弧方形墓室,可惜两墓早年被盗空,几乎没有随葬品。就3墓的形制看,与距其不远的冶源海浮山北齐天保二年(公元550年)崔芬墓十分相似,年代应与其相近。

唐代墓葬发现的不多,仅两座,但却出土了颇为精致的青铜镜与青瓷盘口壶等青瓷精品。唐代墓葬一座为带墓道的小型砖室墓,在墓壁一侧的壁龛内放置瓷器三件,分别是黑瓷双耳罐、青瓷盘口壶、青瓷罐,尤其是青瓷盘口壶,造型优美,釉色莹润,堪称精品。墓主口含一枚开元通宝钱。另一座唐墓为土坑墓,墓葬虽被破坏为残墓,但却出土了一件十分精致的鸾鸟菱花镜。

宋代墓葬仅发现一座,为土坑竖穴墓,较好的随葬品有两件,一为白瓷双耳罐,一为铜钗。宋代白瓷罐的出土不仅丰富了山子坡墓地的出土文物,亦填补了山子坡宋代墓葬的空白。

山子坡墓群的中部被部分清墓和近现代墓所覆盖,也许“风水”好的原因,历代墓葬叠压较多,不少汉墓之上有晚期墓葬,真所谓冥界风水宝地,各代冥冥之中都会选中。

在整个发掘过程中,专家发现清代墓葬随葬品较少,仅见灯盘、瓷罐等随葬品。

墓群考古价值重大

衣同娟馆长说,宝瓶山墓葬群所发掘的近80座古墓,从战国晚期至清代,跨越两千多年,涉及8个朝代,这批发掘资料不仅为人们展示了汉代、魏晋及其后各个朝代的丧葬风俗,而且,可以透过这些出土文物遗迹,看到当时社会的物质、文化生活等多个方面,对研究当地的历史具有十分重要的实物资料价值。借发掘之机, 专家对墓群周围进行了调查,并了解了一些线索,从了解的线索得知,山子坡墓群的规模远远大于已发掘的区域,墓群向西有一定的延伸,向东延伸的幅度更大,约 100多米。

山子坡一带有密集的墓葬群,周围就应有村落遗址或城镇遗址。结合第三次文物普查,专家对墓葬群周围,盘阳一带的文物遗迹进行了详细调查,发现这一带文物遗迹十分密集,年代大部分在战国、汉代及魏晋时期,与墓葬群的年代大致吻合。这些遗址距墓群最近的有大店西遗址,距离仅600余米,该遗址面积约30余万平方米,文化层堆积较厚,年代为战国晚期至汉代;东盘阳遗址在墓群的东南方向约700米处,据群众反映,这一带曾发现过夯筑的墙基,并出土过较多的东周至汉代的青铜剑、戈、铁剑、陶器等文物。当地有“临淄为京盘阳为城”的传说。另外距墓群不远的孟家庄窑厂有大面积的战国墓群,土埠店遗址有大面积的汉代墓群,古城村有汉代遗址与墓群,现存临朐博物馆的一面几乎没有一点锈蚀,制作精美的水银胞浆黑色日光镜即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出自古城村。

据《史记》记载:“上曰……齐惠王子朱虚侯刘章、东牟侯兴居有功,可王。”乃以齐剧郡立朱虚侯为城阳王。另据《临朐县志》记载:“西汉时朱虚为琅琊郡,治所在临朐东南十三公里的古城村”。现存盘阳村的《重修泰山行宫碑记》中记载:“(盘阳)西南数里有地隆起,盖汉代刘章封国也。”

综上所述,山子坡周围,盘阳一带的历史文物遗迹还是颇为密集的,特别是在战国、秦、汉、至魏、晋时期,这一带是一处人口密集经济发达的区域。而大片古墓群的揭露和大批珍贵文物的出土更充分证实了这一区域曾经的繁荣与富庶。

宠物服装定制批发

液压阀安装批发

省煤器批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