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牌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广告牌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我与女人之青阳子艳史第三集作者青阳子完-【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9:19:09 阅读: 来源:广告牌厂家

【第三集】

送小芳回家好像变成我必要的工作了。因为只有我和小芳及小芳的一个同学住板挢,而小芳的同学是个好学生她不会和我们混在一起玩的,除了例假日外。

送小芳到楼下后我正要走,小芳叫住了我。

「安,可不可以再亲我一下?」

不是说过这种事到那天就停止了吗?真是没有定力,不过想想如果没有小琪我不知会不会把持得住。我什么也不说,一把将她的手抓住拉了过来,然后嘴就凑了过去,亲吻几秒钟后就分开了。

「好了,小芳,我要走了晚安,有事明天再说吧!」打了一挡我冲了出去。

来来回回花了一个小时,当我到了今日楼下时已十一点四十几分了,中华路忽然暗了下来。我一个人坐在爱车上抽着烟,偶尔些人会从电梯里出来,那些人大概也是从『触点』出来的,有些人也和我一样在大门口站着也像在等人吧!第四次电梯的门开时,我看见了小雪。小雪穿着T恤和牛仔裤,那时我才知道她所穿的衣服是工作服,哇,多么骚的工作服啊!我发动了车子,小雪坐了上来,很大方的抱住我。

「奶住那里?」我转头问着。

「公馆。」

「哦!」

我们俩忽然没有话说了,一直到公馆我们都没有说半句话。

「小雪,奶肚子饿不饿?」

「有点……」

「那要不要吃点什么呢?」

「我看到我们那里的面摊吃吧!」

「好啊,怎么走呢?」

「哦!前面那个红缘灯右转?」

我略加了油门,很快的我们就在红缘灯那右转了。

「那家便利商店的巷子口有家面摊有没有看到?」「哦!」我们停了下来吃了面,然后小雪用走的我将车子牵到她的住处。小雪住在这层楼的五楼,她一个人住这么大一间房子。

「奶一个人住奶不会怕啊!」

「有什么好怕的,一个人住多自在啊!」小雪开了门。

「进来吧!要脱鞋哦!」

我将门给关上,小雪则打开纱门。我随小雪后面进入,小雪开了灯。这是一间二十几坪的房子,共二房二厅,客厅空空的,一台电视放在地板上,电视边则是录放影机和一张小桌子,然后在客厅的另一边则是四张榻榻米排在一起。房间一间是小雪住的,另一间则是堆放杂物,说堆放杂物其实也没放什么,几个纸箱子而已。厨房里有一个瓦斯炉及一个和小琪同厂牌的小冰箱,小雪的房间也没有什么,一张床,一张书桌和一个衣柜及一个书柜及几个纸箱。我三观完整个房子后,坐在榻榻米上等小雪。小雪从房间出来,她换了衣服,换了一件长T恤,长及大腿。

「奶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子,奶不会觉得太浪费吗?」「不会啊!反正我父母会寄钱来给我,况且我也有在工作根本不算什么的。」小雪点了根烟给我,我在抽时还看见滤嘴上有红红的口红印,但我不在意直接就将烟放在嘴里吸了。

「安,要不要喝杯酒?」

「好啊!」

小雪走到厨房里,我两眼看着她的美腿,可能是有在跳舞的关系,她的腿虽然长虽然白但就是有点肌肉,但也是很好看的。小雪拿了一瓶酒及两个高脚杯来,放在榻榻米上,然后打开了XO的栓子倒了四分之一的酒在杯子上。

「小雪,奶很享受哦!」我端起了杯子。

「朋友送的,不拿白不拿,不是吗?」

「你今晚可以住这里吗?」小雪敬了我一下然后喝了下去。

我也将酒喝了下去,但我没有办法像小雪那样一口气喝下,毕道我对酒还不是很行,我慢慢的喝,分了好几口才将酒给喝光。喝光后我感觉得热热的脸也好红的样子。

「住奶家啊!但是我明天五点半就要离开了。」「那么早呀?」小雪又倒了酒。

真是奇怪的女人,那有人喝酒不吃菜的,这样我怎么喝呀?好难入口啊!又不放冰块。

「你那么早起来要做什么?」

「当然是上学啊!」我吐了吐舌头,因为这酒好辣啊!

「你上什么学校?」

「我读XX高职资讯科。」

「什么,你才高中生而已啊!」

「对啊!我现在念一年级,但我晚读一年。」

「天啊!原来是小毛头而已。」小雪好像很意外。

「可是我刚才和奶在那个房间里的表现不输给大人啊!」小雪停顿了一下,好像也肯定我这个说法。

「我们再喝吧!」小雪又将杯子举起,「喂!安,我们刚才在那个房间不能好好的配合,现在我们再来试试我们的配合度怎么样?」上面这句话,我到现在还记得很清楚,只是小雪的长相我己忘了,但身材我还可以记得。我听到这句话后当然爽了,我一口气将那难喝的酒给喝下肚,然后放下杯子搂着小雪吻了起来,这是我们正式的接吻。

我要让她看看我的接吻技巧不会输给那些大人的,我只不过是还没有赚钱的能力而已,不然我的整个身体都不会输大人的,一百七十几公分及强健的体格和体力会输大人吗?反而有些大人很矮很瘦,常常生病体力差。我早已被小琪训练得可以做个花花公子了,我还知道要怎么吻女孩子才会舒服。我将舌头伸入小雪的樱桃小嘴里,用我灵活的舌头去擦着小雪的牙齿、牙龈,甚至知道要如何将女人的舌头给引出来。我将小雪的舌头引出来后,我们像舌头在对恃着,我像似乎是用舌头在打架似的,这有个很美丽的称呼,法国式接吻或灵魂式接吻。

小雪抓住我放在她肩上的手去抚摸她的乳房,我为了要求可以爱抚她的乳房甚至是淫穴,我将她放在我的胸膛,让她的背靠在我的左臂上,我的右手则在她的胸部忽重忽轻抓着。她靠在我腹部的手则到她腰部及我的腹部下面之间,只可惜我穿着牛仔裤小雪并不能让我兴奋。我将小雪的衣服脱掉,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载了胸罩,在工作人员室时她没载啊!后来我又想到,那时她是穿着工作服,可能是那时脱了,换回自己的衣服时才又载上的。这胸罩和内裤可能是一套,胸罩竟然也是透明的,这,这到底是要给谁看的啊!管他的,我在小雪的背后摸了半天就是不解不开胸罩。

「安,你在做什么?」小雪脸红通通的,不知是喝了酒的关系,还是因为兴奋的关系。

「我,我解不开这件啊……」我有点不好意思。

「在这里。」小雪指指自己的胸部。

我仔细看,果然扣子在前方,这是一件前开式的我怎么这么笨。小雪自己将胸罩给脱了下来,身上只剩下刚才所穿的那件内裤和白色的袜子。在上班时小雪是穿高根鞋的,这袜子可能也是下班后穿上的。小雪脱光衣服后,她转过来脱我的T恤,我则解开了我的裤腰带及拉开了拉炼。当我的衣服被掉后,小雪帮我把难脱的牛仔裤给脱了下来,这一脱连内裤也给脱了下来。我们算是脱光了,我仍然让小雪靠在我的左臂上,这次我只是抚摸着她的胸部,小雪则亲吻着我的胸部。

我让小雪平躺在榻榻米上,我看着她,小雪不好意思的转开了头。我轻轻的用我的双手抓着小雪的玉乳,我用双手的姆指和食指捏着两粒奶头,轻轻的用姆指和食指磨着,小雪发出轻轻的喃声。我弯下腰含住了右乳的奶头,我轻轻的吸吮着。眼眼斜看着左奶,我一面吸着右一面挤弄着它,像是要挤出乳汁似的。我另一手则将小雪的内裤给脱了下来,但我的手不够长,只能脱到大腿,但已足够我可以爱抚小雪的淫穴了。我吸吮完右奶我改左奶,然后在往下亲吻下去。亲吻到肚脐我在肚脐的四周像画圆般的舔着,小雪忍不住的笑了出来。为了不让小雪的笑声破坏气氛,我停止攻击肚脐,我往下吻去。我吻着着小雪的大腿,这丰满性感的大腿,我亲吻着,吻到大腿根部我又绕回来,我故意钓小雪的味口,然后右手在另一腿忽重忽轻的捏着大腿的根部。

小雪的淫水很会流,我和不少女人上过床,就只有小雪流出淫水我可以很清楚的看到淫水从淫穴流出来,经过屁眼一直流到床单的过程。我轻捏着小雪大腿,忽然见到淫水从淫穴流出来我看呆了。天啊!这么多啊!我从看A片到自己真枪实弹的演就期望可以看到这美丽的镜头,只可惜虽然其它女人也会流,也会很多很湿,但是要看淫水流出的过程却没有,那次是第一次也是很难忘的(第二个遇到像小雪这样的女人则是我出国的时候,那个女人是我的翻译,这以后再说)。

我停止所有的动作,张开小雪的腿,很用力很仔细的看着。

「安,你在做什么,你不要这么看,我……我会不好意思的……?」小雪想要夹紧腿,但我硬抓着。

我越看,那淫水流得多,小雪好像越兴奋,不知是因为我看的关系刺激了小雪,还是……我见淫穴流出第二次量多的淫水时我赶快将头埋了进去,我将嘴张得大大的很用力的吸了起来。那淫水热热的,味道……我不会形容,但喝了那淫水,我更兴奋!那真是人间美味啊!也许别人认为这液体很难闻味道不好,但是我却很喜欢,我一直在心里大声说:『好喝,好香啊!』我舔着淫穴,用中指抠弄着淫穴和屁眼。淫水流到屁眼,我用舌尖轻轻的点,我放过任何一滴从淫穴流出淫水。我的鸡巴软了又硬,硬了又软不知几回了。我想到小雪的下面的这两个洞正被我玩弄着,不如连上面那个洞也给玩玩。于是我的嘴贴紧淫穴,然后摆动膝盖将我的下体转到小雪的头部。我们成了69的姿势,小雪随手拿了二个抱枕,一个垫在她的头部,另一个则放在她的腰部,这样我们彼此吃着对方才不会太累。我们不知互吃了多久,但我却射精了。我知道要女人吃男人的精液除非那个女人爱你否则……难哦!我射精在小雪的嘴里但我仍然没有停止吸吮小雪的淫穴,而我也没有让鸡巴离开小雪的嘴。虽然我射精了,但小雪仍然继续吞吐的动作。果然小雪将它吞了下去,但是却噎到了,她不停的咳嗽。小雪推开了我,我赶快起来然后拍拍小雪的背。

「怎么了,怎么忽然……?」

「都是你。」小雪捏了我一下。

「我怎么了?」我继续拍着。

「我……第一次吞下精液,没想到那个味道……好心啊……」小雪边说边咳。

「奶不会吐掉啊!」我故意说。

「我……我怎么……知道,我以为你……射精后就会离开,那……那……知道你又继续,我……我……只好也继续了,但我……又……又怕那……会流到榻榻米弄……弄脏了所以才把它……吞下去……」啊哈,我的计划成功了……我的目的就是让奶吞下我的精血啊!

我们休息一下,小雪要我先去洗澡,我洗好后小雪要我到房间去等,而她则去洗澡。我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发呆,不知道在想什么,我不敢去想小琪,因为我在别的女人这里想她,好像对不起她。

「你在想什么?」小雪洗好了,包着一条浴巾。

奇怪,怎么每个女人洗完澡都是这样,我所遇过的女人都是。小雪擦了擦脚就上了床,她先亲吻我一下。然后我又接着亲她,最后我们又亲吻在一起了。这次换小雪主动,我静静的躺在床上让小雪吻着我每一次肌肤。然后她将自己的浴巾给拉开,亲吻我的腹部时,奶子在我的龟头擦啊擦。小雪再度含住我的鸡巴吸吮着,我双手放在头部,微抬头看着小雪的表演。啊……好舒服啊……,不知道小琪在做什么,我见她将自己的左手伸入自己的身体中间。我支撑起上半身仔细看着。

「怎么了?」小雪用手套弄着鸡巴。

「小雪,奶那只手在做什么?」

「我,我在手淫啊!」

「什么?」

「人家那里……人家忍不住嘛!」小雪将我给推倒,可能是要先让我舒服吧!

我继续躺在床上享受着,双手则无聊地一会儿放在头部,一会儿又张得大大的。我将手放入枕头底下,我不知道摸到了什么东西,冰冰冷冷。我将它拿了出来,竟然是……是一支按摩棒!

「小雪……这个……?」

「那是我生日时朋友送我的,真是恶作剧。」

「但是有奶有用它是不是呢?」我启动了开关。

「对啊!如果今晚没有你,我可能也是用它了。」这是我第一次真实的看到它,以往只是在A片里和目录上。我很好奇,于是我爬了起来然后要小雪躺下去。

「小雪,让我试试看好不好?」

「不要……」小雪想要抢走。

「没关系,就这一次就好。」

我压着小雪然后硬要把它给插进去,但小雪用手盖住了淫穴。

「哎唷!小雪,不要这样嘛!让我试试看嘛,一次就好。」我将盖住淫穴的手给扳开。

我将按摩棒轻轻的插入,然后开始学A片那样,一开始轻轻的送入等到小雪叫出声音时我开始加快速度。

「啊……啊……啊……啊……啊……」这比男人的阳具还棒,小雪竟然叫得这么淫。

「啊……啊……啊……好痛啊……好……好痛啊……」我将按摩棒抽了出来,小雪将它给拿走然后放回枕头里。

「怎么了?」

「好痛啊!你那么大力用。」我以为她是因为我大力才兴奋,原来是痛所以才叫出声音。

「对不起,对不起……」我压着她然后亲吻着她的颈子。

最后我的嘴又来到淫穴,我亲吻着淫穴,床单早已湿了一大片了。

「安,可以上来了。」

又是一次的结合,我压着她,小雪则用双腿夹住我的腰,我们下体结合,嘴也与嘴结合。我们俩也不知结合多久,只知身体黏黏的,不知流了多少汗水。完事后,小雪趴在我的胸前,她用手玩弄着我的鸡巴。

「这东西好神奇哦!软的时候那么小好可爱,硬的时候又可以那么粗那么长。」「这就是男人神奇及吸引女人的地方啊!」我吸着事后烟。

小雪接过我手中的烟也吸了一口,「你少臭美了。」小雪又将烟交给我。

「我再去洗一次澡。」我爬起身来。

当我洗完澡时已经四点多了,再等小雪洗好快五点了。天啊!不用睡了,虽然我仍然很有精神,但是熬夜还是不好啊。看来,今天我要在学校睡了。我要小雪泡了杯浓咖啡给我喝,然后约五点二十多分我就离开小雪家里。小雪送我到楼下我呆了,我的爱车……我的爱车不见了!!天啊!那个王八蛋给我偷了?小雪陪我在四周找,但就是找不到。明知找不到,我还是在附近乱逛。

「好了,安,都不见了,算了我们现在去报案吧!」「不得已了只好这样做了。」我失望的说着。

那爱车我花了多少苦心去养它,没想到……唉……小雪双手抱住我的右手臂,然后我们一步一步的往罗斯福路四段那个警察局走去。报了案,我送小雪到她住处的楼下,然后我就拦了计程车回家了,我们约今晚再来玩这个禁忌游戏。

回到家我编了个理由说我车子坏在朋友家附近,然后天晚了所以就去朋友家睡。

当然我去小雪家时我有打电话回家说今天要在朋友家睡,但并没有告诉父母车子坏了。我打了个电话给阿志,要阿志来接我。虽然对不起阿志,因为是阿志要追小雪的,但没想到……晚上我吵着老爸再买一部给我,老爸向来疼我,我吵没多久他就心软了,把我训了一顿后就带我去他朋友那里选车了。这次我选了名流150黑色的,老爸开了张支票给他朋友,然后我又开口向他借了一部机车代步。其实我借车是要去小雪家的,但回家后我快支持不了了,结果我一睡就睡到隔天的五点。我吓了一大跳,惨了,惨了,会被骂死了。

我趁家人还在睡时换了制服溜了出去,这时马路上还没有什么车于是我很快的就到了公馆。为了怕这车被偷,于是我故意停在警察局的门口(电话亭)。然后锁上大锁用走的来小雪的家。

「叮咚!叮咚!」隔了许久小雪才来开门,「早啊!小雪,我带早餐来给奶吃了。」「安,你……你怎么这个时间来呀?」「我,对不起,我昨天睡过头了,但我又想奶,所以我一起床就赶过来了。」「进来吧!」小雪打了个哈欠。

一进门,我马上就抱住小雪。

「我好想奶啊!」

「不要……不要这样啊!」小雪把我给推开。

「对不起嘛!我不是有意这么早把奶吵醒的,反正奶也要起床上课了啊!」「我今天下午才有课。」「什么……这……那我陪奶到下午怎么样?」「你不去上课吗?」我们走进了房间。

「不去了,陪奶比较重要。」

小雪上了床然后拍拍她身边的床,「上来啊!」「好!」我脱掉了我的制服,身上只穿内裤。

我跳上了床,忽然屁股不知坐了什么东西,痛了一下,我跳了起来一直摸着屁股。

「怎么了?」小雪侧躺着。

我转身看着床,「哦!小雪,原来昨晚上奶……」我将按摩棒拿了起来。

「谁叫你昨天失约……拿来啦!」

我并没有交给小雪,但放回枕头底下。我们抱在一起睡,其实我还想睡要不是因为我失约不然我还在家里睡,我还是比较小雪先醒来。我醒来看了一下手表,十点多了,看看身旁的小雪那俏丽的脸庞,我忍不住的吻了她一下。然后我等小雪醒了后我们就……过年对我来说是我最高兴的事了,尤其是我上了高中以后的过年。有红包拿,又有年终奖金可拿更可以摸彩。因为我每年寒暑假都会去服装公司打工,除了可以认识更多人外还有钱可拿。不过我要满十八岁那个年头的过年我是忧喜三半,因为我少拿了四个拿红包。那年我爸妈带我弟妹们去东京狄斯奈乐园玩,而爷爷奶奶则去美国,我……因为我不能出国,但后来想想我可以陪小琪所以就比较不会那么难过了。他们是过年的前二天去的,预计初六回来,因为是很早以前就和日本及美国的亲戚约好了,所以不能不去,当初他们没想到我已到了不能出国的年纪了,所以……唉……悲哀啊!

现在全世界能够陪我的人只有小琪和小雪了,但是小雪在除夕那天早上就要回南部了,而小琪因为还要工作不能休息,要到初五以后才能休息,不过那时小雪又回来了,所以我并不会觉得寂寞。学校早已放假,而我打工的公司因我在工厂打工,所以工厂也放假了。我醒来后已是十点多了,很久没有睡这么晚了,尤其是没有家人的时候,如果爸妈在家我在七点时就会被家人给叫醒了,难得全家人都出国只留我一人在家真好。我边吃早餐边看报纸,忽然看到福特的汽车广告我忽然高兴的跳了起来。因为我想到我可以大大方方的开我家的车出去玩了,这真是太爽了哈哈哈哈哈!我打开爸爸的书房,看见摆在书桌上的钥匙,我很高兴的拿起来,走到门口时我又想这样好像不太好,老爸那部车那么贵(宾士),万一我撞坏了怎么办?还是开老妈的吧。放回钥匙来到爸妈的房间,在梳妆台看见老妈的车钥匙。

我爸妈和我相差只有十八岁而已,但那时看了蓝色小精灵后我开始改口叫老爸老妈,我常被我爸妈念,说没老也被我叫老了,但我总告诉他们这样叫比较亲切。我读高一时我就会开车了,后来又在爸爸的朋友那打工,那些外务也教我开也让我开,我来干脆都让我开车,他们则在车上睡觉。如今我早已驾轻就熟了,我记得我考驾照时那监考官还夸我,因为我都开得很快,每一关都很快就过关,我在未考之前就有听教练和朋友说过了,那些监考官喜欢开车快的人,因为这样就可以早一点考完,早一点考完他们就可以早一点下班。

离题了。

一想到可以大大方方的开车出去玩,我就乐翻了,原来老天并没有遗弃我,虽然老天不让我出国,但却留下了我现在最有兴趣的玩具给我玩真是太好了。当我拿到车钥匙时,我不知自己一个人独自在那大笑多少回。我赶紧打电话给小雪,告诉她我要开车去找她,问她有没有想要去那里玩。结果答案很让我失望,因为小雪只要让我去她家陪她而已,其余的她都不想要。哇拷!好不容易有车可以开,结果她竟然……真是扫我的兴。不过我又想到了小琪,但是我不打算先告诉她,我要在她下班时给她个惊喜。我并没有开车,我骑着我的新爱车名流150来到公馆,我仍然将车子放在警察局边的电话亭,然后徒步的走到小雪的家。

「你终于来了。」小雪一开门就将我抱住。

「好了,进去再说,真是的。」

「怎么了?」

「我今天好不容易有车可以开奶却不想出去玩,平时用机车载奶,奶都在说别人开车我骑机车。」「你看这个。」我见小雪的手中拿了一根白白的烟。

「啊!大麻!」我眼睛睁得大大的。

「对啊!我昨天下班时小美拿给我的。」

「小雪,这个不要烟太多比较好。」

「你不要那么紧张嘛!只是大麻而已又不是什么毒药。」「可是,我总认为这个好像不太好吧!小雪,这种天气,奶怎么只穿睡衣啊!」小雪靠近我身边然后在我耳边说:「我里面都没有穿呢。」「什么?」我用手摸了她的臀部一下,果然,没有摸到内裤。我拍了她的臀部一下,「奶这个小骚货,女色魔。」「你才是大色狼呢。」小雪伸出五爪向我的下体抓来。

好在我跳得快没有被她抓着,「喂!奶这么狠啊,要是被奶抓坏奶可没得用哦!」「没关系我有按摩棒。」小雪又抓过来。

我将她的手打下来,然后逃到浴室里将门关上。小雪是个很疯的女人,她真要玩就会跟你玩到底,她是属于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女人,我都很无法无天了,她却比我还可怕,所以我吓得躲在浴室里。我以前真的很皮,也闯了不少祸,但是自从上了二专后就变了,因为电脑改变了我。那时我电脑玩得不眠不休的因而忽略了小琪,小琪更因为这样还买了台电脑放在她家里让我去玩,那时还没有486电脑,486电脑是我当兵时才出来的。

我现在在某电脑公司工作,专门帮公家机关及学校单位整合网路及制作首页,但是我们不帮个人及民间机构。现在经济不景气,我们老板怕死,怕收民营机构会有跳票的可能性,某知名大盘商一年均要被跳票五百到一仟万。

我们隔着一扇门在那闹着,小雪一直在门外不停的敲门,但我总是不开,最后她还是投降了。小雪知道我的脾气,所以她答应我的事都不敢反悔,因此我才敢出来,如果我出来她并没有照约定做,忽然偷袭那我真的会翻脸。我最重视的就是诚信了,对朋友我从来不失约的,如果失约我真的会跪在他们面前陪罪,我是真的跪而不是说说而已的。我出来后怎么门外没有人,我以为小雪跑到客厅了,来到客厅没有见到人,于是我又来到房间,果然在房间里。小雪已将大麻烟点上吸了起来。我已吸过一次了,那感觉不难受,不常使用是不会上瘾的。我正要接手过来吸时,小雪不让我吸。

「先把你的衣服脱掉。」小雪拉着我的外套。

我很快的将外套脱掉。

「不够,要全部脱掉。」

「什么,奶要冷死我啊?」

「不脱就不要上床。」

「真是残忍啊!最毒妇人心啊!」我故意哭着说。

「内裤也要。」小雪指着我的子弹内裤说。

「奶自己都还穿着衣服还敢说。」我拉着小雪的衣服。

「哼!脱就脱嘛!」小雪将烟放在床头柜上的烟灰缸里,然后将睡衣脱了。

她果真里面一点都没有穿。小雪站了起来,将烟吸了一口然后在床上跳啊跳、转啊转的。

「安,你看我有什么不同呢?」

我看了又看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没有啊!」小雪跳下床来然后拉着我的耳朵。

「哎唷!痛啊!」

「什么,我和你睡了快半年了,你竟然没有发现什么……」「好,我再看,我再看。」小雪重回床上去,然后又跳啊跳、转啊转的。

「小雪,不要转,我看不清楚。」其实我还是不知道到底哪里不一样,真是伤脑筋。

小雪直直的站立着,我很仔细的从头到脚的看着,但是就是没有发现任何不一样的地方。我望着小雪摇了摇头,于是小雪改坐在床上然后双腿张得开开的。

「唷!……唷……我发现了。」

我走近用我冰冷的手去摸她热呼呼的淫穴,「原来奶把阴毛剔了啊!剔得好干净啊!小雪,怎么会想到要剔掉呢?」「为了要给你有不同的感受啊!」嗯!确实是不同的感受,小琪的阴毛也很乱像杂草一样,我也要叫她剔掉。

「小雪,奶怎么剔的,怎么这么干净呢?」

「这很痛苦的,我用这个。」小雪从床头柜上拿了一个袋子。

我接过袋子打开看,里面放了数块小块的贴布和一罐药膏,我看了后自然知道这是怎么用的。

「小雪,这个奶不用了吧?」

「当然,毛都没了还要作什么?」

「那……给我好不好?」

「你要来做什么?」

「我自己也想来修剪修剪一翻。」

「好吧!不然放着也是放着。」

「让我好好看看。」我将小雪推倒在床上,然后用手抓住她的两条玉腿。

「不要,我才不让你看。」小雪双手盖住淫穴并用力夹紧双腿。

我这次不敢太大力扳开她的双腿,我怕她会翻脸。

「小雪,我的好小雪,让我看看嘛,我想亲亲它嘛!」这干净的淫穴让我的淫慾大了起来。

「不要!」

「好啦,给我看,我会好好疼它的。」

可能是腿夹紧太久,小雪的腿渐渐没有再像刚才那么紧了,我慢慢的可以将小雪的腿给扳开了。但是,突破了这一关还有一关。小雪原本是坐着,我扳开她的双腿后向上拉。这一向上拉,小雪则整个人躺了下去,臀部则离开了床。我知道不能硬扳开小雪的手,于是我改用软的方式。我先舔着她的大腿内侧,我忽轻忽重的舔着,然后又舔着她的手背。我利用我的身体分开她的双腿,使她再怎么要靠紧双腿也只是夹住我的身体而已。

我含住小雪的小手指吸吮着,然后伸手向上去摸她的乳房。女人的手指也是敏感的地带,吸吮女人的手指女人也会性奋的。

「嗯……嗯……唔……唔……」

小雪的手已没有先前那么紧了,我故意抓住她的右手然后五根手指分别吸吮着。再来我再将小雪的左手拉起来仍然一支一支的吸吮着,女人的指尖最敏感了,吸吮指尖她们最舒服了。嘿!嘿!嘿,最后一关终于也被我破了。我怕小雪又再度将淫穴给盖住,于是马上将淫穴用嘴给包住。我轻轻的吸吮着,今天的淫穴很香,似乎是在我来之前小雪已先洗过了。我闻到澎澎香浴乳的独特的香味,这味道再加上这美丽的淫穴我受不了了,我好想将它生吃下肚啊!

「小雪,今天的好好吃哦!」我近似发疯的舔着。

我用我的鼻子磨擦着淫穴,我甚至将鼻子插入淫穴里,我很用力的闻着,还将淫水吸进鼻孔里。好爽啊,我真的舔的好爽啊!感官的刺激真是爽啊!没想到女人将阴毛剔掉会带给男人这么大的刺激啊!我好想大叫啊!因为我内心有说不出的喜爱这个淫穴啊!我舔着,我吸吮着,我咬着,我含着……我……我……我爱死这淫穴了,真想永远舔着这淫穴,真想从现在起每分每秒都舔着这淫穴啊!

小雪,我爱死奶这个小亲亲了。

小雪因为吸了大麻,整个人又浪了起来。她疯狂的叫着,她疯狂的浪叫。我不知我舔了多久,我只知道我让她高潮了两次。她高潮两次后,浪叫声已不再那么大声了,可能是虚脱了吧,这样刺激她。

「安,我……我好爽啊……嗯……呼……呼……」小雪呼吸非常的急促,「安,停……停……等一下……我……啊……不要……啊……」我知道小雪又要高潮了,于是我的手指很快速的抽送着淫穴,我很用力的吸吮着淫穴。

「不要啊……安……我受不了了……啊……安……啊……啊……啊……」忽然间,一股很大量的水从小雪的淫穴里冲了出来,弄得我整个头都是。天啊!竟然是尿啊……我被淋得快哭出来了,看倌,这是真的,我真的被小雪的尿给淋了。根据医学报导,有些女人在性高潮后会尿失禁,更有人连大便都会拉出来,好在小雪只是尿没有拉出大便。虽然是尿,但我忽然变态似的继续舔着。

我并没有喝尿,我让尿水停止后才继续舔着,虽然尿味很重,但我依然舔得很爽。

我几乎变态了,我不停的舔着,床单上都是尿,原本是淫水,但现在都是尿了。

「安……不要……不要再舔了……快去洗头洗澡啊……安……」我不听小雪的话,我只是舔着这雪白的淫肉,多么的美啊!女人剔光阴毛真的好美啊……我几乎没有听见小雪说的话,忽然我被人重重的推了一下,原来是小雪用脚把我给踢了开。

「安,你怎么了,我……我……刚才……不是故意的……我……」我坐在地板上喘着气,因为我刚才又将鼻子埋入淫穴里,差点不能呼吸。

「安……」小雪下床将我扶起来。

「小雪,奶那里好美啊!」

「我刚才尿尿了你不知道吗?」

「我知道啊!但,我恨不得吃掉奶那里,那管是尿是什么。」我将手从小雪的臀部伸入,用手的侧面磨擦着淫穴。

「好了,不要闹了,快先去洗个澡,我要来换床单了。」小雪半拉半推的把我推进浴室里。

干,如果当时就发明数位相机就好了,如今我已看不到那个美丽的淫穴了。

我洗完澡走回房间,看见小雪站在床边发呆。

「怎么了?」我用毛巾擦拭着头发。

「都是你害的,现在床还湿湿的我今晚不用睡了。」「喂!小姐,那是你的尿耶。」「谁叫你……」「什么?」「谁叫你……你弄得人家……人家……」小雪停了一会,吞了口口水,「谁叫你,把人家弄得那么爽,害人家受不了……」「好了,不要说了,今天奶就先睡客厅吧!」「只好这样了。」小雪很无奈的说。

「我们先把枕头和棉被拿到外面去吧,我等不及还要再舔了。」「你这个色狼。」小雪捶了我一下。

我抱着棉被溜了出来,小雪随后拿着枕头也跟着出来。我打开了电视看着,小雪则去泡咖啡。

「铃!铃!铃!」电话响了。

小雪端着咖啡连忙跑了出来,放下咖啡在我面前然后就去接电话了。

「妈,怎么样……」小雪坐在椅子上。

看她坐在椅子上我想可能要聊很久了吧。果然,我已抽完了一根烟,小雪还在和她母亲讲着电话。我站了起来,让四肢活动活动。小雪是背对着我讲电话,我看到她将左脚抬起来放在椅子上。这个姿势好,我走到小雪的面前蹲了下来。

嗯!很棒的姿势,我将小雪的右脚拉开,只可惜我没办法摸到淫穴,因为淫穴正与椅子紧贴着。唉!我真希望我这个时候变成椅子让小雪坐,这样我就可以贴着小雪的美穴了。我比了个手势,要小雪坐斜一点,不要坐那么正。坐斜一点我就可以看见淫穴,甚至可以用我的舌头舔它了。小雪挥着手表示不要,但是我又求又闹的,她就是不依。这女人的个性和我真像,不要就是不要,要不是她和家人在讲电话,我倒是有办法可以让她屈服。

我只好蹲在她的面前看着那个没有阴毛的腹部幻想了。小雪又比了个手势,这手势示意我站起来,我照她的手示站了起来。小雪用她的纤手握着我的鸡巴套弄着。我一手搭在她的肩上,另一手则去摸她的奶子。她一面讲着电话,一面还很有规律的套弄着我的鸡巴。天啊!真会讲,那有人讲那久的,真是的,我都站得脚酸了。

「好了,妈,就讲到这,我还要打扫房子,我回家后再聊吧!」挂上电话后,小雪就直接含住我的鸡巴吸吮起来了。她坐在椅子上我站在她的侧边,她用她的右手很有规律的套弄着鸡巴,嘴含着龟头,左手则握着我的睾丸按摩着,不时还用左手指尖刺激我的屁眼。她的左脚仍然放在椅子上,我斜着上半身往下看,可以隐约看见小雪的淫穴,我还可以见到椅子上有些许的淫水。

小雪用牙齿啃着我的龟头,这是我最喜欢的口技了,虽然有点痛,但真的很爽。

我抓着小雪长长的秀发,像是抓着马似的,女人就是马子嘛!

我夹紧双臀,然后像是将鸡巴插入淫穴一样抽送着,小雪也加快了动作。小雪知道,我要痛痛快快的发射了。一阵很急促的抽送,我将一股热浆射入小雪的嘴里。小雪已习惯将它吞下肚了,我射出后,她没有任何思考,一股恼的将它吞入肚子里,然后又继续舔着鸡巴,把龟头上的液体给舔干净。接下来当然是要让小雪去刷牙了,虽然是我身上的分泌物,但我想没有几个男人敢与嘴里有精液的女人接吻吧!我坐在榻榻米上看着电视等着小雪,小雪出来后就坐在我的身边。

「安,要不要看A片?」

「哦!奶怎么有?」

「我向我同学借的。」

「男的吗?」我有点不爽。

「女的。」

「是吗?」

「是啊!我才不敢向男生借呢。」

「好吧!我相信奶,去拿吧!」

小雪站了起来,我趁机拍她屁股一下,小雪翘起屁股在我面前扭啊扭的。

「三八。」我又要追过去打,小雪溜得快,一溜烟的冲进房间里去了,「小雪,我今天晚上不能陪奶哦!」「为什么?」小雪有点失望。

「因为……因为我妈要带我去拜早年。」我并没有告诉小雪我家人出国。

「拜什么早年嘛!」

「这是我家的习俗,每年都会先到亲友家去送礼然后等大年初一时,换我们等亲友来我家热闹!」小雪低下头去,「那你不能不要去吗?」小雪又抬起头来。

「不能,我们是全家人去的,不只今晚,一直到后天都不行,只有白天可以。」「好吧!」小雪又低头下去了。

「不要这样,我会打电话给奶,而且我会在白天把奶喂饱的。」我将小雪搂在怀里然后吻着她。

A片我们也没有看,我们就这样互相抱在一起亲吻着。闻着小雪吐出来的香气,含着她的嫩舌,我真希望时间为我们而停止。

「铃……铃……」干!是那个王八蛋,电话又响了。

小雪擦了擦嘴,然后对我做出无奈的表情后走过去接电话。又是小雪的家人打来。我躺在榻榻米上翘着腿吸着烟看着电视,我想她们又要讲好久了,于是我闭目养神。我睡着了,当我醒来时我身上盖着棉被,而小雪则抱着我也睡着了。

醒来时肚子噜咕噜咕的叫着,我动了一下,结果把小雪给吵醒了。

「奶醒了?」我亲吻了一下。

小雪伸了伸懒腰,我趁机摸了她的奶子一下,「小雪,我肚子饿了。」「你要吃什么?」小雪拍着我的胸膛。

「嗯……我也不知道,随便啦,只要能吃饱就好。」「那我的奶给你吸。」「好啊!」我做要去吸的动作。

「还跟真的一样啊!」

「当然啊!如果奶有乳汁那更好。」

「如果我有那你就惨了。」

我忽然像被雷击了一样,对啊!万一她或小琪怀孕了怎么办?小琪是有在吃避孕药,但小雪我却没见她在吃。

「小雪……奶有……有避吗?」

「没有?」小雪望着我摇摇头。

「什么……?」我有点心慌。

「哈!哈!」小雪笑了。

「你骗我……」

「你啊!看你吓得那个样子,放心我有吃,我都有按时吃,不过都是在你来之前就吃了。」我整个人像将手上的千斤石头放下一样的轻松。吃完了炒饭,已是傍晚了,我们又结合了一次,然后才依依不舍的离开小雪。

『小雪,对不起,我骗了奶,但我不能不顾小琪啊!希望奶能原谅我。』离开小雪家时,我心里这么想着。

接小琪的事先暂缓不说,来说一个惊艳记。

有一天晚上洗完澡闲来无事,于是跑到板挢文化中心去逛逛,那时大约是晚上七点多吧!离去接小琪还有段时间,于是我到处乱逛,经过文化中心,心想好久没有来了,来看看,于是将车停好,走进文化中心,我先来到广场看看,有不少人在那运动打球,还有人坐在广场那聊天。晚上文化中心的空气很好,我大口大口的吸了几口气。我一个人坐在进入广场的楼梯那烟了根烟,一个人还真是无聊,于是想想,真很久没有来了,不如到处逛逛,看看有什么变化。我拍了拍裤子上的灰尘然后沿着广场的四周走着,来到侧门那,本想看看那个火车头的,但是不知跑到哪去了?

我经过草丛本想要走出文化中心,「啊……不要啦。」我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虽然很小声,但是还是被我听到了。

我很好奇的往传出声音的方向走去,草丛比我矮,我稍微垫了一下脚肩我就可以瞧见里面了。我发现一对男女正在那互抱着亲吻,这女的满胖的,这种女人我没有兴趣看于是微微笑笑摇摇头就准备离开了。我也不知我摇头的原因是什么,是认为这个男的怎么这么没眼光还是认为他们也太大胆了。我慢慢的后退,怕打扰到他们的好事,于是退了约七八步才转身要离开,当我转身过去时,我发现转角有二个女人,其中一个女人和我面对面的看着,那女的向我招了招手。我们的距离约只有五步左右,我可以很清楚的见到那两个女的。这两个女的打扮得很妖艳,一个烫头发,另一个则是留长发,两女大约三十出头吧!穿着很大胆。招手那个女的穿着一件白色背心、一条短裤和一双高根鞋,另一个女的则是短衬杉、短裙和高根鞋。

两个女的腿也满修长的,长相还可以,不过可能是因为年纪的关系吧,但我想年轻时可能也满漂亮的,只可惜岁月不饶人啊!不知那女的向我招手有什么事,我走了一步后觉得还是不要的好,那个角落那么暗,也不知是什么事,而且两女像喝醉酒似的有点站不稳。我走了一步,随之就往后走不理她们了。

「年轻人,不要走,请你帮个忙嘛!」

我又停了下来,心想是不是真有事要我帮忙,但是那里那么暗……还是不要好了,我又起步走了。那招手的女的忽然追了过来,等我发觉到时,她已在我背后了。

那女的拉住我的手,「年轻人,不要这样嘛!帮我们两个弱女子一个忙嘛!」我想甩开她的手,但她双手死抓不放。我和那个女的就在原地拉拉扯扯的,另一个女的也过来拉。

「不要怕,真的有事请你帮忙。」

我最后只好放弃和她们拉扯了,「好了不要拉我了,有什么事说吧!」「我们在那里掉了东西,但是找不到所以请你帮我找一下。」「奶们不会自己找?」我很不爽的说着。

「我们就是找不到,所以才想多找个人帮忙找。」「好,但我只一下子,我还有事做,等一下不管找不找得到我都要走。」「好,好。」向我招手的那个女的拉着我,而另外一个则走在我们背后,好像怕我逃跑,我们来到她们原先所站的那个角落。

「奶们有什么东西掉了?」我点着打火机找着地上。怎么不回答我?我转过头去,原先向我招手的那个女的(我们称她为甲女,另一个则称为乙女),手中拿着一把水果刀。

「啊!」我吓得快站不稳了,打架、跷课等我都不怕,但还是第一次被人拿着刀子押着。

「把你身上的钱拿出来。」甲女说着。

我赶忙的将皮包拿出来然后将钱拿出来。

「什么,才二仟元?」乙女很凶的说着。

「我……我只是个学生……我那……有什么钱……」乙女不相信的在我的上衣口袋及裤子的口袋摸着,「这是什么?」乙女抓着我的下体。

「小姐……这……」我吓得不知要说什么。

「把你的懒教(鸡巴)拿出来。」甲女说着。

我赶紧拉开拉炼然后将有点硬的鸡巴拿出来,刚才被乙女抓着就不知不觉……「哈哈哈!奶看硬起来了。」乙女向甲女说。

甲女刀子更向前伸,「你不要乱动,不然……」「好,我不动。」我的声音非常的颤抖。

乙女用手握着我的鸡巴套弄着,「很爽吧?」乙女笑说着问。

我点点头,虽然舒服,但我那有心情享受。由于心情紧张的关系,我很快的就射精了。

「干!你怎么这么没用呢,才帮你打手枪没几分钟而已就射出来。」我默默的没有说话。甲女将刀子交给乙女然后换她套弄我的鸡巴!

「喂!」甲女叫着乙女,「奶让他摸吧!」

「什么?」乙女问着甲女。

「这样他才会快点硬起来啊!」

乙女好像想到什么,于是拉着我的手去伸进她的裙子里。我摸到后,全身起了鸡皮疙瘩。乙女那里已湿了,虽然一样是淫穴,但是我摸了她的淫穴就是感觉浑身不自在。

「怎么样,很爽吧?」乙女用台湾国语说着,她们两女从头到尾都是用台语或台湾国语与我对话。

所谓姜还是老的辣,甲女的手技很好,说实在的也摸得我很爽,尤其是她爱抚睾丸时,那真的是很舒服,也不会弄痛我,如果换作是小琪或小雪,我不时还会被她们弄痛。甲女将背心撩起来,然后露出了下垂的乳房。

「年轻人,来给我吸吸吧!」

我没有反对也没有赞成,但我还是很听她的话,捧起她的奶子吸吮起来。好难闻的体味啊!有香味,有烟味还有酒味更闻到强力胶的味道,真是让人有点想吐。

我吸着甲女的奶,摸着乙女的淫穴,甲女套弄着我的鸡巴。也不知多久,忽然听到几个人的笑声及说话声。甲乙女和我都吓了一跳,然后甲乙女很快的就缩手,我也赶快将硬起来的鸡巴硬给塞回去。等那几个人出现在我们面前时,我找了机会跑走了。

我有一个朋友也曾遇到这两个勒索的女色狼,我那个朋友也说还有不少人曾被那两个女人勒索过,而且那女的还帮他们打手枪。那女的现在在那我不知道,是否有被警察抓也不知道,不过我有一次在庄敬路那一间茶室曾隐约见过乙女,但不确定是不是乙女。

又有一次,那时我已和小雪分手了,而小琪则回南部去。我和朋友去夜游,我们那时很喜欢骑着机车到处夜游。这天我两点多送一个朋友回家后,独自一个人骑着机车在回家的路上。肚子觉得饿,骑在台北的承德路上,我看见有一家7- 11,于是我将车停在7- 11门口然后进去买了麦香蜜茶和包子,坐在机车上吃着。

这个故事,在下想各位可能在《多少偷情多少爱》上看过了,当初我不好意思说明是我的亲身经历。但现在既然在写我的一些艳遇,所以又再写一次,不过这次会写得比《多少偷情多少爱》还详细。

「先生。」我正吃得津津有味,忽然听见有一个女人的声音。

我左右看着并没有看到人,于是我又低头吃着包子。

「先生。」声音又出现了,但我这次听清楚了,是从我后面传来。

我回头看着那女的,这女的年纪很轻,短短俏丽的头发,但染着红色的,我看得很不顺眼,当时心里还想长得满可爱的,怎么会这个样子。她穿着一件黑色的背心及一件热裤(短牛仔裤),脚则穿着一双凉鞋。我看着那个女的。

「先生,不好意思,我的大哥大没电了,我想向你借电话卡。」《多少偷情多少爱》我改成换零钱。

「奇怪,奶怎么不去7- 11买?」

她见我没回应,好像知道我心里想什么,于是她又说:「我的皮包不见了。

所以……」她有点想哭的样子。

我忽然起了侧稳之心,于是从我的皮包拿出电话卡借她。

「谢谢!我只用一块钱。」那女的接过电话卡向我道谢,然后转身去打电话。

我看着她的背影,长得那么可爱,结果……真是不良少女啊!腿也很美,可是有点脏,因为沾了泥土。不过胸部没有什么肉,也敢学人家穿背心。我吃完了包子也喝完了蜜茶更抽完了一支烟,那女的还在拨电话,似乎是没人接听。时间也不早了,我也该走了,我和她又不认识,我不可能将只用了一元的电话卡送给她吧!

我走了过去,「小姐,怎么了?」我想藉着我走过去而要回电话卡。

我见到那女的眼眶红红的看着我,好像很紧张的样子。算了,干脆送给她吧!

我打算走人了。

「怎么办,怎么办?」她突然莫名其妙说出这句话。

我又回头过来问她怎么了。

「我打了但没人接啊!怎么办?」那女的跺着叫,眼眶更红,好像很急的样子。

「几号,我帮奶拨拨看。」我接过听筒。

「XXXXXXX。」

我拨了后果真没有人接听,「没人接。」我将电话挂了上去,想要走人。

没想到那女的蹲了下去哭了起来。干!我怎么这么倒霉,怎么不管好事坏事,只要有关女人的事都会被我遇上,我还遇过一些好事和坏事,都和女人有关,以后会陆续写出来。

『遇到女人忽然需要有人帮助时我们要挺身而出,』我自我安慰的在心里说着。「小姐,那奶现在要怎么办?」我蹲了下去,并且从口袋拿出面纸交给她。

「我今晚没有地方睡了。」她接过我的面纸。

我又点了根烟抽着,在想要怎么办,都已问人家了,如果现在拍拍屁股走人好像说不太过去,「那……小姐,奶住哪?我送奶回去好不好?可能我送奶回去时家里刚好有人了。」那女的站了起来,「先生不好意思,要麻烦你了。」「没关系,住哪里,告诉我吧!」「我住万华。」住万华,跑来这里做什么?

「好了,上车吧!」

那女的一上车就搂着我的腰。

『这也太随便了吧!』我心里嘀咕着。

我们在机车上各自说了说出了自己的名字,这女的并没有告诉我她真正的名字,只是说大家都叫她小美,她是在承德路的理容院做按摩女郎。我听到这段我差点跌下去,我竟然载了个妓女。天啊!怎么我也会有这种艳遇啊!不久我们来到了万华,小美告诉我怎么走于是我照着她指的路走,没多久我们就来到小美住处的楼下了。

小美抬头看了一下,「怎么办,人还是没有回来。」我也抬头看,整栋楼都黑黑的,想必大家都睡了,「小美,我陪奶上去看看好了,如果没有人我们再说吧!」我们一起上楼,来到三楼小美按了门铃,也真的按了很久就是没有人来开门。

我们又一起下楼,坐在机车上,小美向我要了根烟抽,我们又聊着天。

「我爸爸和妈妈早就死了,家里剩一个哥哥和一个姊姊。哥哥在当兵,姊姊在酒家上班,我想她现在可能又和客人出场了,所以今天又没有回来。」小美又向我要了根烟抽着,「我父母除了留下这间房子外其它都没有,房子还在分期付款,所以我国中没毕业就出来做事了。」「那奶为什么要做那个呢?」「那样钱比较多啊!」电影上的剧情竟然被我遇到了,那我不成了恩客。事后我才知道有一半是小美骗我的,她姊姊确实是在酒家上班,而小美则是爱玩不爱读书又没钱,所以才不读书跑去做轻松钱又多的工作。唉!物质的慾望真的那么吸引人吗?我们等到三点半还是没见到人,我又很累了,实在是受不了了。

「小美,我看到我家去睡吧!」

「什么,可以吗?」

「没关系。」我笑了笑,但那是装的,其实我很不愿意,但是我又不好意思就此丢下她离开。

「你相信我吗?」小美抱着我的手臂。

我只是苦笑,然后发动了车子载着小美回家了。来到家门口,我告诉小美,如果明天我家人问起时,奶就说奶是XX的表妹,因为……(我忘了当时如何要她骗家人)。打开大门我将车子骑了进去,然后再将大门关上。

「我要睡哪里,该不会是跟你睡?」

「是啊!」

小美有点惊讶。

「骗奶的,我家有客房,奶睡那里就好。」

我开了门锁(刚才那个大门是院子的门),然后拉着小美轻轻的走进去。我俏俏的带着小美来到客房,我指着那间。

「小美,就是这间,奶进去吧!我等一下拿棉被给奶。」我很小声的说着。

小美点点头然后开了门进去,我见她进去才心情放松。总算快可以睡觉了,没想到她又转身走了出来,「奶怎么又出来了?」小美指了指房里。我走进去看,真是的,怎么有人了。

「先进去我房间再说,免得吵到人。」

我又拉着小美的手来到三楼我的房间。

「哇!你的房间好漂亮哦!」

「还好啦!我看我们今天要共睡一张床了。」

「我没关系的。」小美说着。

我有关系啊!莫明奇妙带个不怎么熟的女人进来我家,我总觉得对不起全世界的亲友。我们一起上床,然后躺上去睡。

「安,我想上厕所。」

我已快睡着了,又被她吵醒,「那就去啊。」我很不耐烦的说着。

「厕所在哪呀?」小美又摇着我。

「二楼转角那间就是了。」

当时我家三楼的厕所和浴室还没有加盖。因为小美要上厕,所以……事情就这样发生了。她首先是出去后关房门,可能是不小心吧!碰的一声很大声,我被吓了一跳的醒来。小美出去没有几秒钟又跑进来,一进来又是碰的一声。天啊!

「安啊!你这么晚不睡觉在做什么,刚才那个人是谁呀?」惨了,把老爸给吵醒了。

「没有啦!那是我朋友,我要带她去找宾馆睡,我是回来拿钱的。」「那就小声点,不要吵醒了家人。」「哦!好,我马上就带她走了。」我小力的打了小美一下,「奶看,这么大声把我家人给吵醒了。」「我不是故意的。」因为房间暗暗的,我看不清楚小美的表情。

好在我急中生智,骗了老爸,也因为这样我想到可以带小美去宾馆睡觉。我拿了钱,然后又俏俏的带小美骑着车出去。我还没有去过宾馆,也不知道要怎么去。我拚命的想,才想到板挢前站那附近好像有的样子。我们来到板挢后站,果然有几家宾馆。我们选了家外表看起来满漂亮的于是走了进去,虽然是第一次进入宾馆,但我并不觉得有什么不敢的。

「老板,我们要一间房间要办什么手续?」

「哦!你们其中一人拿身份证出来登记就可以了。」哈!原来住宾馆这么简单啊!

「年轻人,你还未成年,不行住哦!去找大人来。」我好说歹说的就是不让我住,没办法,我们只好又去找一家了。我们一直找外表大且漂亮的,但没有一家愿意让我们住。已经四点了,我真的快困死了。最后有一家外表又小又脏的,他们终于愿意让我们住了。真是老天保佑啊!我拿着钥匙带着小美来到二楼,看着钥匙的号码找到了房间。一进去我先洗了个澡然后就要上床了,小美在看着A片。等我洗好后,换小美去洗,我关掉电视然后睡着了。我感觉到我身边的床忽然有什么重物掉下来似的撞击的很大力,我惊醒了过来。

「小美,奶就不会小力一点啊!这么用力跳上床。」我将灯关了,闭上眼睛要继续睡,但是我却睡不着了,我闭着眼睛翻来翻去的就是睡不觉。小美忽然坐了起来。

「奶为什么不睡?」

「这空调好像不强,我觉得好热啊!」

「我不觉得啊!哎唷,心静自然凉嘛!」

「我想把衣服脱掉。」小美推了我一下。

脱衣服,可惜我将灯关了,我如果现在开灯好像……早知道就不要关灯。

「随便奶啊!」我转身背对着她。

就这样,一切声音就在小美脱衣服的声音结束后全部静了,真的很安静。但我已睡不着了,我在等,等小美睡着了后偷偷看看她的身体。不知道是等了多久,只是认为小美应该睡了,于是我慢慢的转身过去……我一转身过去小美忽然开了灯,我以为我的恶行被她视破了。小美开了灯然后下床走到浴室里,我以为她要来骂我,结果她跑到浴室里。她什么时候连裤子也脱了,我见到小美只穿着一件纯白的内裤。她站在洗手抬那用毛巾擦拭着身体,我看着她侧着身体擦着,见到小小的乳房一颗还没有完全发育成熟的奶子。我见小美小将内裤脱了下来,但并没有看见什么因为她侧着身体。我已充血了,完全的充血了,我如果不做点什么事我会流鼻血的……我……我已受不了了,我下了床,冲进浴室里,我抱住小美亲吻着她的粉颈。

「安……安……你……」

我不让小美有说话的机会,将我的嘴凑了上去。起初小美争紮着,想把我推开,我这时那容得她推开,我一定要做些什么事才行。我不敢一下子就摸她的淫穴,我先爱抚着小美的乳房。有点感觉硬硬的,和小芳的一样,未成年女孩子乳房都是这样子,半熟的青苹果。我右手很用力的抱住小美的腰,然后将我的裤腰带解开然后脱掉裤子。我拉小美的手来摸我的鸡巴,起初小美不摸,我就压着她的手来摸最后她已直接伸入内裤里摸我的鸡巴了。我也开始放松紧抱小美腰的右手,我将左手将小美的右腿给拉起,然后让小美坐在我弯曲立起的膝盖。

小美就坐在我的膝盖上然后摆动着她的腰,也就是用阴唇在我的膝盖上磨擦着。我感觉我的膝盖有点湿湿的感觉,知道小美开始兴奋了。我放下膝盖左手仍然抱起小美的右腿,右手在臀部乱抓着。小美紧紧的抱住我的背部,还在我背部抓了好几道痕。那几道痕我不知向小琪解释了多久她才相信我的话,我骗她和同学玩时,输的人要在背部让人抓,因为大家都还是处男的年纪,根本不会去想那些抓痕会带来负面影响。

小美跳了上来,双腿夹住我的腰。这表示要我抱她到床上去,于是我双手抓着小美的臀部然后走到床上去。小美很轻,一百五十五左右的身高配上不到四十五公斤的体重,我抱她并不感觉吃力。我让小美躺在床上,然后我压着她与她接吻。小美的接吻技巧很不成熟,但是她爱抚鸡巴的手技可不是盖的。我在猜想,她可能是与客人上床都不与客人亲嘴,大概也没交过男朋友,所以与她亲吻感觉她的舌头很笨,但她很开放因此我的舌头一伸出来她就将嘴张开,让我的舌头随意在她的嘴里动着。我略移动了身体然后吸吮着小美的小乳房,她的乳房比小芳的大,她年纪比小芳小,我想大概是被人摸大的吧!听说女人的奶是会越摸摸大的,尤其是在发育期时摸更明显。虽然奶头已变黑了,但是却也是另一翻情趣,我也舔得很高兴。我一直舔,舔到大腿根部,我不敢去舔小美的淫穴,虽然颜色还是很漂亮,但那不知给多少男人插过了,我可不敢领教。

亲吻到大腿,我又向上亲吻回来,回到嘴,我已握握住鸡巴了。我让龟头在淫穴上下来回磨擦着,然后再将鸡巴插入。小美动了一下也叫了一声,这大概叫准备定位了,好像每个女人都会这样,至少和我在一起的女人都是这样,她们都会先动一下然后叫一声然后就闭着眼睛。我开始慢慢的推动我的腰部,我轻轻的挺进抽出。小美轻轻的发出浪叫声,她的声音大概是从嘴角及鼻子发出的吧,因为我看着她的脸,她是闭着眼睛及嘴,她不看着我,好像是把我当作是客人吧!

我与其它女人作爱,她们也会闭上眼睛,但,都还会张开眼睛看着我,然后会露出她很满意的眼神。

小美从头到尾都是闭着眼睛闭着嘴,我忽然觉得这样作很没趣,于是改换从背后插入,我让小美翻身成为狗趴式的方式。我一手扶在小美的腰一手放在她的肩上,一挺一伸的动着腰部。我觉得小美的淫穴很紧,夹得鸡巴很舒服,小美也很会配合我的动作,真看不出来小小年纪竟然有这等功力,龟头磨得舒服极了。

后来我的动作越来越快越动越大力,直到这个紧要关头我才听见小美张开嘴叫出真的浪叫声。可能是搞得她太爽快、太痛或者是终于刺激到她了,所以她才开口叫出声音来。满足了我的慾望后,我累得躺在床上,小美则保持原来的姿势喘着气。

我见着脸红红的小美,我想看看她是不是会哭。

「舒服吗?」

我推了小美的手臂一下,小美笑笑的点着头。

小美向床尾爬了过去,爬到我的腿边后,将我的鸡巴紧紧的握在手中然后向上挤。她的用意是要将残留在鸡巴里的精液给挤出来,我略抬头看着她弄,她的技巧很成熟,好像常常在做似的。她这样挤着,果然有几滴精液又从龟头流出来,小美再将鸡巴含在嘴里吸吮着,像鸡巴里还有精液似的她要将它给吸出来。我搂着小美看着A片又聊天,因为天已半亮了,我们打算不睡了。等到天完全亮时我再送小美回家。

字节数:42420

【第三集完】

修仙幻想

西游仙盟记无限内购版

快捷彩票

风暴大陆手机版

相关阅读